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四舍五入就是…

高考结束了,其实是对自己过去的一个交代。努力过就是好的。
但是!!!同学们!!!朋友们!!!很重要的!!!是报志愿!!!
只要志愿报的好,年年期末像高考!!!
假如你没有喜欢的就报个好毕业的专业同学们!!!
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还有两周马上要期末了还要写三篇论文,考完试马不停蹄的就要去实习啊同学们!!!我才大一啊!我还是个孩子!

(但虽然说劝人学法千刀万剐,但是今年开始如果你不是法学本科就不能参加法考了,所以以后想从事这方面工作的同学们还是要注意一下!!!)

开心!嘚瑟!炫耀一下!猛亲七七!

秦七柒7:

给我们公众号的小伙伴们写了id🐣
@暮汐  @北川有暖  @呼不上吸  @辰夕

不阔以只给豆豆黑箱 !(◛ิcω◛ิ)
要…雨露均沾(什么鬼?)


@一起练字  @墨铭奇妙 组织晚好🍭🍭

张佳乐x你◆听话

【补档】相思酒家

 
 
"今天是我头七。" 
 
耳边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你一个踉跄倒了地,墙皮在噼里啪啦的掉下灰来,窗户玻璃被震得哐啷直抖。 
 
你被一把抓起胳膊拽了起来,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推出了房间。 
 
"这里比较安全,你待在这里不要动。"西服罩在了你的头上。
 
你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他身上穿的白衬衫已经被左腰上的伤口染红了大半。 
 
而他去的方向,正是拼火激烈的地方。 
 
你无法让自己安心躲在这里,你是一个医生你不能袖手旁观。 
 
你快步跟了上去,掏出藏在裤管里的手枪握在手里,猫着腰躲在墙边。 
 
你看见男人一枪爆了一个头头模样的头,持着两把手枪硬生生形成了活力压制。 
 
不少人看到男人的脸,表情显的惊讶万分。 
 
你想起刚刚男人对你说的那句,今天是他头七。 
 
这是一片旧居民楼的粮房,在双方交易的过程中,对面突然变卦,一梭子过来就打得这边措手不及。 
 
按理说以前有什么交易也是不会掉以轻心的,只是两家旧情不错,稳定的来往已经是持续了多年。 
 
这些都是今天来的路上听说的,你是新来的,今天头一次跟着出来就经受了这样的场面。 
 
这边被偷袭,一时都乱了阵脚,被对方撵着打,慌乱中都就近找了掩体勉强顶着对面的枪火。 
 
你跟男人是在一个一面墙后遇到的,你看着他的脸不知所措,他只是苦笑着对你说了一句。 
 
你当然也是知道今天是他头七的,做为组织的二把手,今天出发前你还对着他的黑白照鞠了三恭呢,这是活见鬼了吗? 
 
但是男人手上的温度告诉你不是这样的,换句话说,你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内幕。 
 
以男人为中心,你方也逐渐有了节奏的压上了对方的进攻。你一枪我一声的,枪声喜庆的像是在放鞭炮。你甚至能感受到子弹划破空气的凌烈轨道。 
 
很明显,男人的出现让对面乱了阵脚,火力逐渐转小,一留了一小波人掩护,其余的全部上了车溜了。 
 
局面平稳下来,你跑了上去扶住虚了下来的男人,用需要马上治疗的借口挡下了围上来的众人。 
 
你做为医生单独与男人坐在一辆车上。 
 
"你是张佳乐吗?" 
"不是叫你躲在那吗?干什么瞎跑,知不知道多危险?"男人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而是追究起了你的不听指令。 
你拔出一块男人腰上的玻璃碴子。 
 
"医生我错了,我是张佳乐,你轻点。" 
 
"砰砰"两声,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司机随即被爆头倒下,车子失去了平衡。 
 
就在即将要撞上栏杆的时候,张佳乐从后座探过身子把住了方向盘。 
 
即使你是个医生也没有见过爆头这样的场面,而张佳乐驾驶着车子左右蛇形撞击着两侧夹击的车。 
 
"抓紧!"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你安心下来。 
 
一个大转弯,张佳乐用后尾撞开了左面的一辆车,从后侧开出了一条路。 
 
"这车防弹吗?" 
"看起来,"你甚至能感受到子弹穿过车皮的声音,"不防。" 
 
 
 
 
"你还真是敢啊。" 
 
胳膊上刺着青龙白虎脖子上挂着粗旷银色十字架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喝着用酒店自带的茶包泡的茉莉花菜,皱着眉头说。 
 
"你喝这茶不嫌剌嗓子啊,好歹也是一个嘿社会头目,能不能讲究点。再说了,酒店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反而安全,大隐隐于市懂吗?" 
 
张佳乐爬在床上,你半跪在旁边帮他继续取玻璃碴子。 
 
"好像因为刚在的动作太激烈,碎片都进去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你看他能说那劲儿,就知道这是还不够疼,这么会磨叽得快赶上G市那个黄少了,姑娘你不用怜香惜玉,直接该怎么取就怎么取。你这是从哪整来这么一身伤。" 
 
"不是老大我还是不是你可爱的手下了,怎么狠心这么对我,哎呦喂医生你轻点。"你低头不语的继续着手中的工作,眼前这个人同早上遇到时判若两人,"还不是我心系组织,跟七八个一米八的大汉打太极,才救里今这场。" 
 
"既然都走了,还回来做什么。"老大放下手中的茶杯,屋子里霎时间显得沉默的可怕。 
 
"你应该知道,这里你也回不来了,你的事情组里的人不是听不到风声。" 
 
"我可以原谅你,别人不一定。" 
 
"毕竟你曾经是他们最尊敬的人。" 
你看见张佳乐闭上了眼睛。"不,他们最尊敬的是你,从头来,我都只是一个外人。" 
 
关于二当家的事情,你也不是丝毫没有听过什么。二当家当初原本是夜总会门口卖花的,是受了老大的赏识,进到组里。凭着机灵和胆识很快和其他人打成了一片,有些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都把他当哥哥一样看待。 
 
但也难免受人妒忌,张佳乐的来路本就不正,全靠着他的为人在组里打成一片。一直有人散布着张佳乐是条子的说法。前些天,本市的一个大佬被抓了起,平日里就是张佳乐替组里跟大佬谈事,流言更是愈发的控制不住了。甚至有人直接跑来质问张佳乐,他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据给你八卦的秘书姐姐说,当时张佳乐沉默了。 
 
然后就是老大突然的说张佳乐惹了某个大佬被打死了。 
 
"你说你也不给我编个好点的理由,直接就给我说死了,多不吉利啊。" 
 
"那编什么理由,去丽江开花店了?" 
 
"得得,说不过你,你一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怎么这么能说,你说你现在就这么不稳重以后叫医生怎么面对你,怎么看待这个组织。" 
 
"那得咱们组还在才行。" 
张佳乐没有回话,老大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龅牙你们还没逮住吧,你可以动手,我不怪你。即然你自己跑出来,这遮羞布我也不帮你围着了。我走出这个房门以后,咱们就再没有关系了。" 
 
"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我这新来的医生你得给我好好送回来。" 
 
门打开又关上后,房间里只剩下你和张佳乐两人。 
 
桌子上的茶还冒着热气,好像跟张佳乐插科打诨的老大只是出去买了包烟。 
 
其实那时候直接跑去质问张佳乐的孩子已经说的很委婉了,你想他的意思应该是。 
 
你是不是警察。 
 
"其实我挺不是东西的,你说是不是。"可能因为你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可能是这些话无处可说,张佳乐突然自言自语般的对你打开了话匣子。 
 
"一开始我没有想过会这样,年轻嘛,觉得自己都是演戏。" 
 
"可身份是假的,那一句话一个笑都是真的。" 
"我也不是跟你解释什么,你知道吗,上头想连锅端,我愣是没多说一句话。" 
 
"我一个深入虎穴的英雄,差点吃了处分。" 
 
"英雄,"张佳乐哼哼笑了一声,"我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了,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背叛组织,欺骗众人感情的人,你却生不出什么怨气。不知道是因为你才加入没几天,还是眼前这个人背负的太多,让你不忍心去责备。 
 
"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回来呢。"老大的谎言是对张佳乐心存幻想的人的最后一点指望,若不是张佳乐今天的出现他们还可以骗自己,那个笑起来特别温暖的二当家真是时运不济被大佬给做掉了。 
 
"总不能,看着组里遭了那群孙子的毒手吧。"张佳乐盘腿坐在床上,身上披着那间带着血迹的衬衫。 
 
你不知道改说什么好,这其中深深的矛盾,你解不开,张佳乐也解不开。但事这么撂着,你想,最难受的一定是张佳乐自己。 
 
"我马上就要走了,刚你也听见了,老大回去一坦白,组里那些家伙估计都要拿着枪来堵我了,到时候我可是三面受敌啊,你先乖乖不要动,等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橘子的。" 
 
你不懂这个人这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是砸门上的副窗出来的吧。" 
 
"这都瞒不过你呀。"张佳乐有点惊讶,随即又笑眯眯的挠了挠脑袋,"警队不让我出这次任务,非让我好好休息不许出来,没办法嘛。" 
 
能让玻璃刺进肉里的窗户大小,怕不是禁闭室吧。 
 
"之前你就不听话的乱跑,这次可不能了,我还要把你安全的送回去呢。" 
 
你看着男人穿上了你的外套,你的外套买得宽松,张佳乐穿起来勉强够大。 
 
"外面也挺冷的,你没有衣服穿就不要乱跑啦。" 
 
你坐在床边,看着张佳乐的离去,屋子里只听得到空调的运转的声音。 
 
你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短短的几小时内发生了太多太沉重的事情。你有些担心张佳乐,但又怕自己会给他添麻烦。 
 
你坐在酒店里无聊的打开电视,面无表情的拿着遥控器乱按,心神不宁。 
 
手机突然急促的震动起来,是组里的人。 
 
"你在哪?快过来,伤了好多兄弟!" 
 
 
 
 
你赶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被送走或是先撤了。打电话的那人跟你说刚才他们跟今早那群家伙又干了一架,条子突然插进来,害他们只能收手,还说今天这偷袭之仇迟早都是要报的。 
 
你想可能这就是嘿社会吧,瑕疵必报。 
 
张佳乐可能是要浸猪笼那个级别的仇了。 
 
你没听见有关张佳乐的消息,便头也不回的冲进大楼里面去,全然不顾后面的叫喊声。 
 
你一间一间房间的找,空的,还是空的。 
 
张佳乐没有跟着警队出来,也没被组里的人看见,这代表。 
 
代表他自己受重伤了还没有被发现。 
 
张佳乐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靠在书架前,这是一间财务室,一个架子倒下,档案袋散了一地。 
 
张佳乐眯着眼看着你,声音小的像是蚊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你压着伤口防止大出血,架着张佳乐步履蹒跚的向外走,"坚持一下,我送你去最近的医院。" 
 
张佳乐停下了脚步,虚弱的抬起头,"不行,你不能去,最近的医院肯定被JC控制了,你过去不是送死吗,我还要把你好好送回去呢。" 
 
"你都这样了怎么还这么多话,"你的声音有些哽咽,这时你才发现你已经泪流满面,"我是医生,你得听我的。" 
 
"你说你,两边不是人,冲锋陷阵的,最后连个送你去医院的都没有,"你的声音发抖,"你说你是不是傻。" 
 
你听见耳边张佳乐轻笑了一声,转过头时,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明明伤不在你身上,你却疼得眼泪直流。 
 
 
 
 
你没事的时候就时常想,张佳乐穿上一身警服是什么样子。如今见到了,果真是不同与穿着便装的时候。 
 
即使是穿着制服,这人脸上的笑还是那么漫不经心。 
 
"你短头发还是很好看。"张佳乐拿起听筒。 
 
"是吗,还不都是为你剪的。" 
 
"那我是不是要对你负责。"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说我要陪你等头发变长。" 
 
"那你可要活到我出来。" 
 
"哎呦,医生你别瞪我瞪得那么凶。" 
 
"这么皮,等我出来你就死定了。" 
 
"那你就快点出来。" 
 
"你可真不走运哪,都是碰到点难做的任务,难做的人。" 
 
"就是特别幸运碰见了你。" 
 
这个总让你想哭的男人说要等你。 
这次你会乖乖听话的。

黄少天实在是太小奶狗了!

你要出去玩,他在一旁絮絮叨叨委屈巴巴的问你去哪里呀,跟谁去啊,还有谁啊,几点回呀,要不要去接你啊,喝不喝酒啊,今晚还回来吗,什么时候一起去吃早茶啊blabla嘴没停过。

你听得头疼,连衣裙系在颈后的带子总是弄不好,拧着眉毛看了他一眼,黄少天顿时噤了声,可怜兮兮瞪着汪汪的眼睛过来帮你系蝴蝶结。

这就又开始啦!穿露后背的裙子会冷的记得带个外套,要不然还是换一件衣服吧,上次你说穿那双高跟鞋脚疼,换成平时那双平底鞋吧,包里记得带牙线别又跟上次一样捂着嘴半天都不跟他说话。

你转过身,双手放在他肩上,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又揉乱了他柔软的头发,黄少天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亲吻之后又是更加的不舍。帮你套上外套,站在门口朝你招手,你家的拉布拉多也摇着尾巴吐着舌头凑在黄少天的脚边。

啊啊啊我要跟他谈恋爱!

旁友,【相思酒家】了解一下?(搞事情搞事情)

我我我我负责拖后腿(>_<。)

暮汐:

你还在为太太们不更新不上线催更都没地方催而苦恼吗?


你还在为tag里太乱爬的墙太多而眼花缭乱吗?


你还在为同人吃多了却很难找到合口味的原创而心痒吗?


 


巧了,这里也有一群写手想要激励自己按时更新并找个安静地方写自己想写的东西。


 


所以,旁友,【相思酒家】了解一下?


 


好了我还是说人话吧……


 


是这样,我,红豆 @红豆莲生 ,与君 @君小麻 ,暖暖 @北川有暖 ,火折子 @折火 ,呼吸 @呼不上吸 ,我们几个搞了个公(防)众(屏)号(蔽),目前的计划如下:


 


更新频率:每周的周三至周日,每天两条推文,一条为更新,另一条为推荐or分享。(所以差不多可以保证某些经常装死的家伙能一周更新两次啦);


更新内容:包括原创和同人,同人目前已知可能会掉落的包括但不限于全职高手、阴阳师、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刀剑乱舞、fgo等。等公众号原创保护功能开启后,我们目前已有一个脑洞巨大的原创计划正在酝酿,到时候会在公众号更新;


推荐or分享内容:暂时保密,是我们的特色部分哦


 


此外,还有隐藏嘉宾和时不时的插图掉落


 


公众号将于下周三开始第一次更新,之后我们将优先公众号的更新,lof这边的文章不会早于公众号推送,我个人的全职和之后会更新的fgo系列在公众号推送后会于lof正常更新,但原创不会放在这个号上啦。


除了新文外,我们还会选择一部分自己比较满意的旧文精修后于公众号推送。


 


所以,客官们,V信公(防)众(屏)号搜索 相思酒家 ,我们在这里等你=w=


 


 


有想一起玩的小姐姐也请戳我哦=w=



记住自己是个人,不是个杆儿。
不是挂上人就能挂上粉儿
晾干货呢?

👎🇰🇷气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