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全职/男神×你】【王杰希×你】七年之痒(上)

给我兔疯狂打call!!!
太好吃啦!!!!

小兔爱丽丝:

迟来了一万多年的 @呼不上吸 的生贺。


这个人要的薛定谔式的老王和女主分手复合+R18的梗


我没懂什么是薛定谔式的复合,她说就是女主要分老王不让分


太长了分上下两截发吧,肉在下半截,我还没写好。


这两天写完,然后继续吹周。


OOC属于我,可爱都是杰希卡的。




 王杰希捧起第二座冠军奖杯的时候,你正坐在一间咖啡馆里敲自己的毕业论文,转播的大屏幕上,一水儿穿着微草战队队服的年轻队员们笑着将奖杯高高举起,那种兴奋而狂热的气氛隔着屏幕都能感到呼之欲出。


    就像此时咖啡馆里的气氛一样。


    除了你隔壁桌的一个姑娘,大约是张佳乐的粉,因为你看见她包包上挂着百花缭乱的小玩偶,她将脸埋在臂弯里,你看见她抽动的肩膀,肯定是哭了。


    哦对,这是张佳乐又一个亚军。


    在场的大多数是微草的粉丝,你专注凝视大屏幕上接受采访的王杰希,向来冷静稳重的微草队长面对时隔两年后再次得到的冠军,脸上也绽开了抑制不住的笑意。


    你也跟着弯了弯嘴角。


    和王杰希在一起七年,你看着他从毛头小子到今天的两冠在身,一路走来几多辛苦你当然晓得。你拿出手机,明知他此时忙着接受采访没工夫看,但仍然想把自己那份和他一同雀跃的心情传递给他,打开微信和王杰希的聊天框你想了想,敲下了一行字。


    恭喜我的魔术师再度加冕为王。


    按下发送的时候,正好记者问了王杰希一个问题:“王队你觉得,今天这场比赛击败百花,最大的亮点在哪里?”


    “嗯......”王杰希沉吟了两秒,“我觉得应该是我们队伍的狂剑士击杀百花缭乱的那一段吧,孙哲平前辈退役后百花就失去了繁花血景,但正好我们的狂剑士是孙哲平前辈的忠实粉丝,研究了很多他的打法,所以在今天的比赛上对百花缭乱有很大的克制......”


    你的笑意凝固在唇角,你望着屏幕上那行刚刚发送不久的文字,点下了撤回。


    王杰希嘴里的狂剑士,当然不是你所认识并且关系还不错的梁方,而是上赛季加入微草正式队的一个小姑娘,联盟的女选手本来就少,而当打的更是少之又少,数来数去也就嘉世的苏沐橙和烟雨的楚云秀,微草虽有个柳非但也只是轮换的,女性选手所带来的关注力和吸睛度可是广告商所最在意的,广告商投资的多少又决定着俱乐部的发展,有能力加入微草正式队,小姑娘就已经不简单,偏偏小姑娘长相甜美,整个人往那一站就好似一株亭亭玉立的百合花,实力也是相当强劲,至少梁方在她手下没有赢过,两样一结合,小姑娘在微草队里的地位就日趋稳固,反倒是梁方日渐边缘。联盟难得又出一个长得漂亮又实力不俗的女选手,大批宅男粉丝自然也是各种护卫队粉丝团的,大有再吹出一个联盟女神的架势。


    这些其实都与你无关,你所在意的,是这个小姑娘的所作所为。


    发微博永远是第一个艾特王杰希,朋友圈发自拍也好晒美食也好,总得捎带一句王杰希,不管有没有比赛,隔三差五地总要给王杰希打电话发微信,上到比赛战术下到矿泉水瓶拧不开,你的存在虽然没有对外公开,但是在微草内部却不是秘密,小姑娘却像毫不知情一样,锲而不舍地对王杰希采取着在你看来无异于死缠烂打的行为,偏生小姑娘是南方人,不光相貌甜美,讲话也是娇娇软软的口音,和你这从小土生土长的B市大妞完全不同,毫无疑问,她绝对是让人我见犹怜的类型。


    所以,你们之间完全没有一点的可比性。


    但,也有一句话是真理,只有女人才能看出谁是真正的碧池,也只有男人才能看出谁是真正的渣男。所以,女人总是冷笑着看着男人为了绿茶碧池们前赴后继,男人也是笑看女人为了渣男奋不顾身。


    你从回忆中冷笑着抽身,看着微草铁杆粉丝的老板兴奋地搬出为庆祝微草夺冠,本店饮品一律五折的牌子,你看着笔记本上写了大半的论文已经半晌没有动过的光标,低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老板,麻烦再来一杯冰拿铁。”


 


    十五岁那年,你与王杰希初识。


    作为特优生被特招到那所著名中学的你,正充满了年少轻狂的满满锐气,初一初二全区排名第一的你,满以为到了这里也能再续辉煌,谁知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向来习惯在榜单第一上盘踞的你,第一次需要往下找你的名字。


    你排第二,排在你前面的人,叫王杰希。


    你对王杰希这个名字不陌生,他是你隔壁班的,样貌可以称得上清隽,就是一双大小差异略有些明显的眼睛扣了不少分,你没怎么和他打过交道,因为这次意外的失利,你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你心眼其实很小,明明心里好胜得要命,表面上却偏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一直对同学笑着说“偶然失误”的你,在下一个月的月考中看到王杰希这三个字依然稳稳地在自己名字上方时,你带着甜美的笑容捏断了手里的铅笔。


    就这样,无论你怎么努力,不管你怎么用功,你熬夜做习题做到两眼发黑,每次考试的榜单上,王杰希就像大山一样矗立在你面前,你明明离登顶只有一步之遥,却就是跨不过去。


    你弄来了一张王杰希的照片夹在书里,每当你做题做到天昏地暗即将崩溃的时候,就会翻开书看看这人可恶的面孔,然后那种屡战屡败的挫败感就会化悲痛为动力,一瞬间让你电力满格。可是一天午休的时候,你的书被同学借去抄笔记,看到从书里掉出来的王杰希的照片后,你同学的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了。


    你喜欢王杰希。


    这个消息只用了一下午就传遍了整个年级。


    你微笑着捏断了第二支铅笔。


 


    中考后,你理所当然地直升本校高中部,你这所中学基本大多数都是从初中部直升上来的,俗话说进了你们学校,一只脚就已经迈进了名牌大学的门槛,所以多少人削尖脑袋也要挤进来,就是为了这个。


    只是你的运气有点欠佳,居然跟王杰希分到了一个班。而且好死不死的,在班主任“强强联合”的教诲下,你俩还被分成了同桌。


    那一刻你真的觉得人生不如重来算了。


 


    特别是当你回到家,发现对门新搬来的邻居是王杰希的时候。


 


    但后来,你还是莫名其妙地和王杰希在一起了,缘分就是这样,很奇怪,却无法阻挡。起因你不记得了,好像就是有一天放学你和他一前一后地回到家,在楼下王杰希叫住了你,你对他全无好感,只是扬起了下巴用最不屑的眼神瞪着他。


    “听说你喜欢我?”


    这一句话就给你噎得说不出下一句,你只能摇头,王杰希没在意,又上前了一步,你看见他竟然在微笑。


    “不喜欢我,还在书里夹我的照片?”


    你咬着嘴唇,“因为想要超越你所以每次看见你的脸就觉得充满了动力”这种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看着王杰希脸上开始变得有点促狭的神情呼哧呼哧地直喘粗气。王杰希倒也不逼你,还亲自替你正了正书包带子:“正好,我也觉得你挺有意思的,要是考虑好了,就跟我在一起试试看吧。”


    年少时你的脾气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你站在原地看着王杰希将书包甩在肩上向电梯走去的背影,鬼使神差就跺脚喊了一句:“在一起就在一起!”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他在一起。


    彼时你不知道,王杰希是当真对你有兴趣,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初三上学期转来的小姑娘,喜欢扎高高的马尾辫,眼神明亮得像小豹子,充满了野性的生机勃勃,他第一次注意你是初三第一次月考,走廊上的你一脸不服气地看着年级的榜单排名,那种“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的倔强神情,让站在转角的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后来他就开始注意你,每次看你放榜完的表情简直成了一种乐趣,王杰希也说不清为什么对你这么有兴趣,大概你跟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你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强劲儿,是同样处在青春勃发年纪的男孩子最向往的野玫瑰,烈,艳,香味儿也浓,却带刺儿又扎手。


    那么只要摘到它就好了,就算刺破手指又有什么要紧。


    等王杰希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他已经为你沦陷很久。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书里夹着的他的照片绝对是你泄愤的对象,而他并不在意。


    只要你以后能喜欢上他,就行了。


 


    王杰希这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你是和他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你原以为打死自己也不会喜欢上这个人,却在你们确定关系之后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学霸和学神的结合当然是不错的八卦,连你们双方父母都知道,不过你们俩也没影响学习,两家也就乐见其成了。


    直到王杰希说要去辍学打荣耀的那天。


    那天一向脾气很好的王杰希父亲气得都动了手,但王杰希心里认定的事谁都不能阻挠,硬生生地挨自己父亲劈头盖脸一顿打,直到闻声赶来的你扑上去奋不顾身地替他挡了一下,那扫把打到你的额头瞬间红了一片,这下王杰希也变了脸色,原本沉默的姿态瞬间变成将你护在身后,他父亲也为自己失手而愣住,王杰希心疼地摸着你额头上红肿的那一块:“疼不疼?”


    你摇摇头,王杰希拍拍你的手。“我去给你拿点药。”


    你拽住他的袖子,王杰希疑惑地看你,他每次露出这个神情的时候两只有点大小不一的眼睛都会让你觉得他真特么的可爱。“杰希,”你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微微发颤,“你真的那么想去?”


    不是不知道王杰希喜欢那个名叫荣耀的游戏,你也因为这个人天天玩游戏还比自己成绩好而不忿,却从未想过,他要放开手中拥有的光辉灿烂的一切而去走那条独木桥。在所有家长看来,一个明明能上清华北大的孩子却在高三辍学去打游戏,谁也不可能接受。


    王杰希顿了顿,神情里不容置疑的味道却是清晰明显:“对。”


    你咬咬牙,转过头来面对王杰希盛怒的父母,你挺身挡在他的身前:“叔叔,阿姨,你们就让杰希去试试吧,”你咬咬嘴唇,“我会连带着杰希那份一起努力的,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在王杰希的记忆里,那天你的身影,那样倔强地站在他的身前面对着他的父母,声音沥沥发颤却语气坚定,你红色的衣裙在他的脑海里,像一团小小的燃烧的火苗,王杰希骤然明白,他的冷静和理智,总是在你的灼热前化为灰烬的。


    到底是我的玫瑰。他想。


 


    这一场泼天大怒下来,王杰希到底也是背着行囊去微草训练营报到了,走的那天他父母赌气不去送他,只有失了一贯张扬的你委委屈屈地被他牵着手,另一只手拖着他的行李箱往车站走,等车的功夫,王杰希转眸瞥你那要哭不哭的神情,不禁好笑,飞快地吻了一下你的唇角。


    “王杰希你这个——”你面红耳赤,好歹也是公共场合,王杰希也太大胆了。


    “好了,我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周末你还能来看我的。”王杰希点了点你的鼻尖,“我既然走了这条路,就没打算平平常常地走下去,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没有错。”


    他的语气笃定,一如既往,有点模糊的视线里,你只能选择不停地点头,然后就是王杰希凑过来的嘴唇——


    “记住,要想我。”



评论

热度(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