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全职/男神×你】【王杰希×你】七年之痒(下)

啊啊啊啊啊!!!!给我兔总打call!!!!!
天呐!!!好吃!!!!
写的扎心啊!!!!
这车稳啊!!!!!

小兔爱丽丝:

迟来了两万多年的 @呼不上吸 的生贺的下半截。


这个人要的薛定谔式的老王和女主分手复合+R18的梗


我没懂什么是薛定谔式的复合,她说就是女主要分老王不让分


结尾有一点点肉渣。


OOC属于我,可爱都是杰希卡的。




王杰希真的没有让你失望。


第三赛季出道,一出道便是接过了前任队长林杰的角色王不留行和队长身份,以诡异多变的魔术师打法击破新人墙,用强悍的实力向世人证明了自己——因为王杰希是唯一一个因为本人而得到称号的,其他的拳皇斗神剑圣枪王,都是赠送给角色的,唯有魔术师,是用来称呼王杰希本人的。


这边厢,你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B大,仅用两年便修完了全部学分而获得了直升本校研究生的机会,你同样在试图向王杰希证明,你确实有带着他那一份一起努力下去。


你们就在各自不同的道路上,竭尽全力地向前奔去。


可有什么东西,在王杰希成名后,也渐渐开始变得不同了。


聚少离多不用多说,哪怕身处同一座城市,也谈出了异地恋的感觉,渐渐地,连坐在一起吃一顿饭,一同出去看一场电影也成了奢望,王杰希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和你背着书包并肩走在马路上,那时你们还是无忧无虑的高中生,就算在马路上手牵手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现在经常是王杰希难得和你一起吃顿饭,中途手机也会响起好几次,有战队经理,有电竞记者,有广告商,尽管你明白他是微草的一队之长,不可能避免这些,可难免会觉得接下来的饭菜索然无味。王杰希要想和你一起出门,先得乔装打扮,大热天也得戴个墨镜戴个帽子就差戴上个头套……


如此的种种是提醒你,往日那自由自在的时光,是一去不复返了。


这些其实你都尚可容忍,只有你自己心里明白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尽管你是别人眼中的高材生,B大的资优生,可对比越来越活在大众光环下的王杰希,他一举一动哪怕是上街买瓶可乐都能在微博上掀起一阵热议,与他相比,你所拥有的那些简直脆弱得不堪一击。


人出名就会受到更多关注,你也有微博,为了避嫌你没让王杰希用大号关注你,每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一水儿的王杰希女友粉,喊着“大眼爸爸我的嫁”,你的心里就会浮现出异样的感觉。


从前王杰希在学校的时候,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受欢迎。


你开始患得患失,疑神疑鬼,但至少你懂得好好地讲这些情绪隐藏,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时候,你越来越表现出一个懂事体贴的女友所应该具有的风范,他忙,你从不阻拦,他累,你嘘寒问暖,年少时候那些不知轻重的跳脱和张扬,被你一夕隐藏,你害怕成为王杰希的包袱,所以只好拼命拼命努力,不被他落下太多。


你太知道应该怎么保持风度,却在这个小姑娘进入微草之后理智渐渐分崩离析。你厌恶她对王杰希说话的腔调,厌恶她无孔不入的关怀,厌恶她恣意的不知天高地厚,而厌恶归厌恶,你更恐惧的是这样的人待在王杰希身边,是否有朝一日会动摇到你们。


明明你和王杰希少年爱侣,一路走来相知相伴,你应该比任何人都笃定王杰希的所作所为,可你为何会如此不安?


归根结底,大概是你没从他身上得到足够的安全感。


王杰希成名后就在B大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你们相会的时候就会住在这里,有时他回来得很晚,你也撑着睡意在等,王杰希几乎是匆匆洗漱后就睡下,你望着他睡梦中依然微微皱着的眉头,就很想伸手去给他抚平。


你忘记是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挡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微草对于王杰希过于依赖,除了方士谦能和王杰希略分担一些之外,队中大小事务,王杰希几乎都要亲力亲为,一力担起整个微草。


你害怕给他添麻烦,他也似乎渐渐习惯你的独立,只是他难道被依赖上了瘾,所以在那个狂剑士小姑娘面前无法抽离吗?


你不想再去想了。


 


王杰希终于接受完各路采访后,微草队员们早已在休息室等候许久了,看到王杰希推门进来,首先起身的是方士谦,他在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自己退役的消息。“经理已经订好饭店了,去庆祝一下?”


看着队员们一张张兴奋溢于言表的面孔,王杰希微笑着颔首:“走吧。”


大家欢呼起来,刘小别和袁柏清先跑了出去,周烨柏、柳非、肖云、梁方随后,狂剑士小姑娘原本眼巴巴地想跟王杰希一起,但看方士谦静静站在那,只能扁扁嘴不情不愿地跟着李亦辉和邓复升出去了。屋里转瞬就剩下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人,王杰希明白方士谦是有话要说,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咳,”方士谦清了清嗓子,“以后微草就靠你一个人了,袁柏清这小子手速什么的还可以,意识得再练练,下赛季小高也能出道了,要好好培养。”


“靠我吗,”王杰希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今天的比赛和采访倾注了太多精力,他现在累得只想好好睡一觉,“这话林队之前也跟我说过,这么快就轮到你又和我说一遍了吗。”


“我老了,舞台是你们年轻人的。”方士谦拍拍他肩膀,“我走了,恐怕连个能和你分担点的人都没有,虽然想起蓝雨那帮人就很气,好歹他们双核真的挺厉害,剑与诅咒,但是,微草只有你一个魔术师。”


王杰希微垂下眼睫,这就算是应承的意思了,方士谦知道王杰希骨子里有股傲气,即使是犯错的时候也没低眉顺眼过。他想了想,还是将心中隐隐的担忧说出口:“你还得多注意点小陆。”


小陆就是那个狂剑士小姑娘,姓陆,今年只有十九岁,因为继承了前第一狂剑孙哲平的打法又糅合了女性的细腻,外界非常看好她力压蓝雨的于锋而成为下一位联盟第一狂剑,王杰希微微不解,“小陆怎么了?”


“真傻还是假傻?”方士谦恨铁不成钢,“人小姑娘对你很有意思行吗?”


“可我已经……”王杰希立即回答。“我知道你已经你已经,大家都知道,问题是小陆明摆着是要知难而上,你小心点平衡好关系,别把微草毁在这上面!”


方士谦说完,就走了出去。


王杰希微思索了一会儿,想起还没来得及给你打个电话,掏出一直静音的手机,各路祝贺的短信微信和未接电话差点给他手机卡死,他打开微信,正好看见一条你的微信。


但是内容却是“suri撤回了一条信息”。


Suri还是王杰希给你取的名字,和大名鼎鼎的汤姆克鲁斯的女儿同名,但王杰希更中意的是它的寓意,在希伯来语里,意为“公主”,在波斯语里,意为“玫瑰”。


王杰希觉得挺好,你既是他的小公主,又是他的玫瑰。


他拨了你的号码,过了半天,电话被你接起来了,你的声音有些微的沙哑:“喂。”


“在哪儿呢?”王杰希听着你那边好像挺安静的,“微信给我发的什么呀还点个撤回?”


“赶论文。”你用下巴夹着手机敲打笔记本的键盘,王杰希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你的情绪:“怎么了?不高兴?”


“没,就是忙。”你戳着键盘上的按键,“你不是也挺忙吗,不去庆功吗?”


“等会儿才去啊……”王杰希放柔了声线,“今天我回家,在家等我,嗯?”


妈的王杰希。


你挂了电话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刚才怎么又应承他了。


可能自己的智商每次在面对王杰希的时候都下线了吧,所以上学的时候,怎么努力也考不过他,你拼尽全力去争取到的东西,在王杰希手里也许只是手到擒来,自从你和王杰希同校开始,你就稳居年级第二的位子,直到他辍学后,你终于登顶年级第一,但你面对着榜单早就全无了喜悦。


因为你不在才得到的第一,有什么意思。


因为你不在,所以我做什么都没有意思。


……原来,我竟然是这样害怕……失去你吗。


 


庆祝活动比王杰希所预料的时间长。


平时滴酒不沾的职业选手们只有到了一种情况下才会喝酒,那就是庆祝夺冠,经历了去年被蓝雨夺去冠军的痛,今年的奖杯就显得格外沉甸甸有分量。加之方士谦退役,这场名为庆功的宴会实际上也有了欢送的味道。


刘小别和袁柏清已经有点喝高了,梁方直接醉趴在了桌子上,柳非的意识还算清醒,但是脸已经红透了,方士谦意外地酒量挺好,王杰希也有些薄醉,这时一个酒杯又伸到了自己眼前。


王杰希望过去,是小姑娘。


小姑娘也是有了几分醉意,大眼睛里有氤氲的雾气,眼角眉梢更多了几分妩媚风情,脸颊上几分薄红更是楚楚动人,这样的美色当前,王杰希也无法说出什么斥责的话语,小姑娘颇为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队长,还没单独敬你一杯呢,就一杯,队长求你给我这个面子吧~”


“小陆,你知不知道职业选手不能喝这么多酒。”王杰希没有直接拿起酒杯,看着小姑娘的眼睛很平静,语气里却带了些压力。


“可是,可是我们微草今天是冠军啊——这种事情,队长难道你不高兴吗……”小姑娘的眼神眼看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旁边的经理及时上来打圆场,“高兴,当然高兴,但是杰希说的也对,小陆,大家都喝得不少了,这样吧杰希,最后一杯,然后谁都不许再喝了,好不好?”


经理都这样出面了,王杰希无可奈何,只得拿起自己面前还剩了半杯红酒的酒杯和小姑娘潦草地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他其实并不喜欢酒的味道,可今天是高兴事,他不可以不喝。


然后意识又虚浮了一点。


 


时钟指向了将近12点。


你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依旧毫无睡意,说好今晚回家的王杰希迟迟未归,你在发了两条微信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之后,不安的感觉渐渐爬上心头。


终于你手机响了,王杰希给你回了过来,你几乎是光速解锁了屏幕接听:“王杰希你到底在哪儿?”


那边先是沉默了一秒,然后一个甜甜糯糯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呀,是姐姐呀,真是不好意思,队长刚才把手机忘到我这里了,我还以为他已经到家了呢,那我现在给你送过去呀?”


“……”你死死地攥紧了手里的手机,过了半天你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用了,现在你那放着吧。”


你几乎是狠狠地挂掉电话,刚才还让你满怀期待的心情,此刻像急速褪去的潮,露出尖锐突兀的岩石,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满心愤怒,将手中的手机狠狠向着墙砸了过去,随着屏幕碎裂的稀里哗啦声,你内心对于王杰希的期待,也终于降到了零点。


这时你听见了门锁的声音,王杰希回来了,看见你他露出了些惊讶:“怎么还没睡?都这么晚了。”


你冷冷地看着他。


他以为你因为他的晚归而生气,将外套挂在架子上便走过来想触碰你的脸:“今天闹得晚了点,宝贝儿,对不起啊。”


你狠狠地甩掉他那只手,王杰希愣了一下,你盯着他,满腹的愤怒憎恨几乎要把你的理智烧成灰烬,“鬼混得开心吗王杰希?”


饶是王杰希也皱起了眉头,“宝贝儿你这怎么说话呢?”


“别宝贝儿宝贝儿地叫我了行吗王杰希,我恶心,我真的恶心,刚才你们队的小姑娘已经打电话给我了,你的电话都忘在人家那了王杰希!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小陆?”王杰希稍一思索便明白了,“我跟她鬼混什么了?吃完饭他们又闹着去唱歌,结果小陆在KTV把脚给扭了,我就领她去医院看了看把手机忘她那了估计,”他好看的眉毛蹙起,“你也别太无理取闹了行不行,全程队员们都在我能跟她怎么样啊,就连去医院我也是找你妈给看的呢。”


“啪”。


你脑中那根弦彻底断了。


“你去死吧王杰希!你领她去医院?你?你们微草的人都死光了?队医都死光了?后勤都死光了?为什么她扭个脚还要你陪她去?她连个矿泉水拧不开都要找你,她是你什么人啊王杰希?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你还领着她去找我妈看病?你要不要脸?”


王杰希后退一步,有霜雪一般的神情覆盖上他英挺的面孔,他的声音染上了无可抑制的失望:“我认为这是光明正大,我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才去找阿姨给她看,而且,你为什么会突然像这样发疯?真的,我觉得你现在很没有风度。”


没有风度,呵呵。


你咬住嘴唇,苦笑着说出了你深思熟虑的结果。


“分手吧,王杰希,我也很累了。”


 


你当天夜里就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离开了王杰希的房子回到了宿舍,第二天又去买了一个手机,办了一个新的手机号,微信号你没换,只是将王杰希拉黑了。


你加倍地投身于学业,除此之外,你任何事情都不想去想。


离开王杰希是痛苦的,可你不想把错误再延续下去,在你看来,当断则断比藕断丝连更加痛苦,比起之后人生的几十年所要遇到的更多危机,你不如从源头上掐灭。


十五岁你们相遇,十六岁在一起,二十三岁你们分开,在一起七年,彼此原本熟悉到一个眼神就可以交流,但也许是你们走了太久不同的路,渐渐地就变成了渐行渐远。


七年之痒。


爱情其实是由于相关的人和事物促使脑里产生大量爱情激素导致的结果,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每当人的大脑倦怠时它们即会减少或消失,这段时间大约是七年左右,之后人可能会对这段爱情产生否定,寻找新的“刺激”,这即是“七年之痒”的缘由。


你的过度用功带来的是迅速消瘦,这天你正埋头查阅资料,忽然听见导师叫你的名字。


“XX,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有个前几年毕业的学生今天从美国回来,一起吃个饭?他在这个专业领域特别的优秀,对你应该有挺大帮助的,人也不错,怎么样,晚上一起?”


你略有些惊讶,你的导师可谓是一心只做学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典型,突然开口关心你的私事也是头一遭,你明白导师的好意,可你心里,现在还没打算接受任何人。


“谢谢导师,可是,还是算了吧……”


导师闻言倒也没说什么,“没关系,下次有机会再说吧。”将要出门的时候导师看了看你,“也别太拼了,身体要紧,你看看你,下巴都尖了。”


门关上后,你终于抑制不住地哭了。




一点点婴儿car



评论(3)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