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黄少天◆啤酒沫儿



一开始是因为什么去打荣耀的呢?

为了钱。

十五岁的黄少天急需一笔钱。因为他要买机票去英国找他的女孩。

准确的说,还不是他的女孩,不过会是的,黄少天坚信。

朋友们都劝他趁早忘了吧,睡一觉,暑假痛痛快快玩上两天,什么爱情啊姑娘啊统统就忘了。

这个年纪的爱情来的快,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一个少年陷入恋情。

十五岁的黄少天咧着嘴笑笑,什么话都没说。拎起松松垮垮的书包摆摆手,独自走了。

街尾那个教导主任经常光顾的网吧正在搞比赛,一等奖的奖金正好够机票钱。

荣耀。

黄少天的嘴里默默念着这两个字。

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张宣传海报,转身回家去。

街头渐渐变小的少年身影,每一步都像是即将要战胜恶龙救出公主的骑士一样。

无非就是公主可能更喜欢恶龙一点。

但黄少天不在乎,他就是急切的想要见她一面。

若是旁人看见,一定会惊讶于黄少天也能一整天一整天的不说话,关在房间里盯着冷白的电脑屏幕,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比赛视频。

买了张满级的账号卡,黄少天拿着它在荣耀大陆里满世界追杀,不出两天就集起了一身顶级装备。一时他的名号也在荣耀中流传开来。

可黄少天根本不知道,也懒的知道,他照着视频里的攻略一遍有一遍的厮杀对练着,满脑子只有比赛的事情。

甚至当对面这个叼着的青年问他账号卡叫什么的时候,黄少天也只能勉强的说出,“夜,夜什么的吧,我不记得。”

将近半个月没怎么同人讲话,黄少天觉得自己说都不会话了。

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

作为一个文明人,黄少天将他对队友的不满全部表现在队伍频道内。

其他几个人知道自己理亏,再加上那夜雨声烦的名号,为了自己的装备考量,也就只好任凭黄少天刷屏。

最终还是输了。

黄少天坐在电脑前,手掩着下巴沉默不语。

“小兄弟,玩荣耀没几天吧,得了二等奖不错了呀。”刚才问他账号卡叫什么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旁边,胳膊撑着旁边的沙发椅背上,抽着烟。

黄少天不想说话。

魏琛深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拧在烟灰缸里,顺势坐下。

“夜雨声烦是你的卡?”

“你怎么知道我没玩多久?”黄少天抬眼看了魏琛一眼。

“你之前那样到处砍号,就是为了今天的比赛吧,说明你急需装备,要是老玩家不会这么急的。而且,”魏琛凑过去,“小兄弟,你还是太嫩啦,一看就是直接买了张满级卡,好多基本的操作都不会呢,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打职业比赛呀。”

当时的联盟远没有现在这么成熟,职业选手也要四处去打比赛维持战队的运行,选手也要四处去找。

黄少天觉得魏琛的话好多,听得他头疼,摆了摆手,起身要走。他还有好多事要做呢,这次的奖金不够,他就再找比赛打。

魏琛也不拦,又点上根烟,看着少年出去的背影。

“小兄弟,你奖金忘记领了!”

黄少天奇怪,怎么在哪比赛都能碰见魏琛。

黄少天奇怪,怎么每次都输给他。

一开始黄少天以为是队友不行,后来他发现即使是一对一他也赢不了魏琛。

啤酒洒了一手白沫,魏琛忙嘬了一口,笑笑说,“我是职业选手,要是被你个毛头小子轻易打败了,我还混不混了。”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就坐在网吧前的台阶上,喝着啤酒。

虽然辛苦了点,得了几波二等奖,黄少天也算是勉强攒够了需要的钱。

“职业选手?”晚上的风吹在脸上凉凉的,很舒服。

“是呀,各地跑去打比赛,还有奖金拿,最重要的是能天天打荣耀,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天天不想打荣耀。”黄少天攒够了钱,一直沉闷的心情难得的好,还有心情开玩笑。

“真的,我没哄你,我很靠谱的。”

“哪有靠谱的人给未成年喝酒的。”还有心情吐槽。

“为什么不想打,荣耀没意思吗?你觉得荣耀不好玩吗?”

“恩…也不是,”黄少天把脸贴在膝盖上,没怎么喝过酒,已经有些醉了,他侧着头说,“各地去打比赛?会去国外吗?能去英国吗?”

魏琛笑了,脸上露出了男生间我懂你那种表情,

“怎么,你喜欢的妞在英国?”

“恩。”声音闷闷的,黄少天又把脸埋在了膝盖间。

“你拿奖金是为了去见她?”

“恩。”

“我猜她不喜欢你吧?”

“…恩。”

魏琛一个巴掌拍在黄少天的背上,

“那你现在去找她有什么用?去了你能找到她吗?她愿意见你吗?见了面以后呢?你们能在一起吗?”

黄少天握紧了拳头,他没有说话,魏琛的话没错。

“男人,就要戴着勋章去见自己心爱的姑娘。”

黄少天坐在蓝雨的训练营里,听着魏琛对着一帮少年在说些什么。

他就稀里糊涂的同魏琛走了,去追求那个男人嘴里的梦想。

魏琛的梦想是冠军,黄少天的梦想是她。

荣耀不是不好玩,只是黄少天的心里还有别的,容不下其他。

在训练营里黄少天遇到了一个少年,别人都说他不行,应该很快会被唰下去,但黄少天觉得他很强。

同他打的时候,他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在网吧被魏琛耍的团团转的新手,甚至更甚,让黄少天有种他在想什么对方都知道的感觉。

只是他的操作实在是不怎么样。

这个年纪的友情来的也快,两个人很容易就玩在了一起。

倘若是有人说喻文州的坏话,黄少天就去找他竞技场,满屏的刀光剑影和垃圾话,闪得对方坚持不了多久就GG退场。

训练营里人来了,又走了,一年又一年的光景,黄少天和喻文州竟然也一直留在了蓝雨。

魏琛没有拿到冠军,一次又一次的败给了那个斗神一叶知秋。

他说他选择退役不是因为喻文州,也不是觉得荣耀不好玩了,只是有些疲惫了。

黄少天看见魏琛的下巴上有细细的胡子茬,不像在网吧相遇时那么精神了,那时候魏琛的眼睛里,有光。

啤酒洒了一手白沫,魏琛把手伸直等它流完。一老一少,两个人坐在蓝雨的台阶前喝着啤酒。

魏琛说他没有拿到冠军,黄少你要替蓝雨拿到。冠军要拿到手,姑娘也要追到手。

黄少天笑笑,又觉得嘴角那么沉。

剑与诅咒。黄少天很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童话。就是英勇的骑士去救公主的那种。

喻文州说哪有童话名字里还有诅咒的,顶多是黑童话。

黄少天心里想,也没错,勇士虽然击败了龙,可得不到公主,这就是诅咒。

第六赛季,蓝雨捧了冠军回去。

冠军戒指闪闪的,真的好像勋章一样。

可黄少天不想带着他去见心爱的姑娘了。送给魏老大他肯定很高兴。

魏琛说我没看错人,你果然靠谱,咱们喝酒去。

黄少天笑着说,哪有叫职业选手喝酒的。

啤酒沫儿总会溢出来,可过不了多久就没了。杯子里不断的有气泡上升,在过一会儿也就停了。酒很好喝,一直在那里。

黄少天说这些都过去了,以后十个八个的冠军我都拿回来。

魏琛说你这酒量从小就没见有长进,快坐下来小心被人看见。

黄少天说,

魏老大,荣耀,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魏琛看见黄少天的眼睛里,有光。


评论(11)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