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周泽楷◆礼物



周泽楷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回家了。整个2月,你都没有见到他。

半个月,长的像一个世纪。

你知道他在为正在修建的市美术馆而忙碌。

是的,周泽楷,你的男朋友,是一名著名的建筑师。

“什么美术馆这么重要。”你小声嘟囔着,裹紧了毛毯,把空调的温度又调高了些。

你还不喜欢这里潮湿的环境,一到冬天,你就难受的紧。

手里捧着的奶茶,倘若是周泽楷在家,是万万不会让你喝这些不健康的冲剂的。

他通常亲手给你泡红茶,磨咖啡,还会花很长的时间给你煮甜粥喝,豆子要煮很久,所以你可以赖在周泽楷身边很久。

对于花费大建筑师大把时间为你效劳这件事,你通常是捧着碗,美滋滋地缩在周泽楷怀里,安心消受。

冬天真冷啊。

他不在,又湿又冷的潮气仿佛浸到了你的骨头缝里。冬天,真冷啊。

手机久违的响了。

你躲在厚厚的大衣里,围巾左三圈右三圈,磨磨蹭蹭地来到了周泽楷电话里说的地址。

你眯着眼打量着。这新美术馆的装饰好像有些不对头。

美术馆一般会这么…花哨的吗?

正当你对着那些粉红色气球疑惑的时候,一群工作人员簇拥着你许久不见的人出现。

头发有些长了,脸也消瘦的要命。周泽楷在工人,工程师,路人,经理的包围下,缓缓单膝跪地。

戒指在阳光下亮晶晶的,美术馆也是。

寒冷的二月,情人节那天,周泽楷问你,

“嫁给我,好吗?”

评论(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