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张楚◆你家有没有马克笔



不断地弯腰、蹲下、起立,在闷热的夏天里,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

张新杰在“搬家的理由”上又加了一笔——没空调。

“客厅收拾好了,厨房还有碗碟和玻璃杯要用报纸包起来再打包。等搬家公司的车来之前,还要给箱子写上编号,你家有马克笔吗?”

“明明是住了那么久的地方,现在空荡荡的,看起来真陌生呀。”不同于忙里忙外的人,这个家的主人反倒是坐在沙发上清闲的怅然若失。

沙发上没有罩保护套,因为它不在被带走的名单上。布艺沙发的边角已经磨得有些旧了。张新杰的家有更大更宽更新的沙发。

“你说,人,会不会也有突然陌生的一天呢。”

“如果你是问我的话,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你家的东西确实挺多的,”张新杰摘下眼镜擦了擦汗,“现在空了差别确实很大。”

楚云秀讨好的向张新杰笑了笑,收起来刚掏出的烟盒。

“你从早上忙到现在,一直也没怎么休息。没多少了,”楚云秀拍拍沙发,“休息一会儿吧,搬家公司来还早着呢。”

把毛巾递给张新杰。楚云秀颇为满意的盯着早被汗水打湿的白T,粘了几根发丝的脖颈线条好像更诱人了。

“我有个问题。”

“恩?”仰头喝水,喉结上下动着。

“用黄少天的话说就是,都是一场比赛几千万上下的人,为什么不找人来打包。”

“我也有个问题。”把瓶盖儿拧上。

“什么?”

“没什么。”空瓶立在桌上有些不稳。

热气像是果冻凝胶一样的包裹着身体,灌进鼻腔和肺,让人无法逃离。

以张新杰的性格,是不相信别人能把东西打包整理好的。以张新杰的性格,是不会到了马上要搬这一天才开始收拾的。

楚云秀在犹豫,他知道。

要不要一起住,这句话张新杰说过很多次。楚云秀每次都了当的笑着拒绝掉。

而这一次,她说要想一下。

虽然同为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楚云秀的退役却比张新杰早太多。

张新杰还记得楚云秀叫他去天台看日出,烟蒂散落一地,风吹乱了楚云秀平日扎得整齐的头发。

暖红色的阳光现在她闭着的眼上,她说,真想不到啊。

手,是冰凉的。

作为少有的女队长,楚云秀的一切总是被贴上性别的标签。左也是因为女队长,右也是因为女队长。

楚云秀并不是没有斗劲,烟雨疲软的状态,是小到职业搭配,大到战队体制的问题。

楚云秀并不是没有斗劲。相反,过度的燃烧将她耗尽。

现在的楚云秀,确实是没有力气了。

力挽狂澜的事,绝地重生的事,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张新杰知道她在说什么。没想到,第一个离开的,是自己。

走了,可骨子里那不服输的劲头,楚云秀还有呢。

退役后去了Q市,并没有同张新杰一起住。楚云秀执意要自己找房子。

这只是缩影。即使是住在同一个城市,楚云秀从没有叫自己帮过任何的忙。不撒娇不抱怨,甚至不让张新杰送她回家。

用她的话说,又不顺路,太麻烦了。

张新杰就用更麻烦的办法,跟在后面看楚云秀回家,不让她发现。

搬家的前一天。张新杰被楚云秀没有丝毫变动的家震惊了。

楚云秀笑嘻嘻的倒掉烟灰缸,说懒嘛,太麻烦了。

张新杰意外强硬的揽过人抱在怀里。

楚云秀能感觉到张新杰的心跳和手臂的力量。

“笨蛋,那就多麻烦我,你那脾气可不是用在这上的。”

楚云秀拼命的眨着眼睛,想要说话,却有些哽咽。脸埋在张新杰的肩膀上,眼睛眨啊眨。

“那搬家就麻烦你了。”楚云秀说。笑着说。



“你家有没有马克笔?”张新杰问,他要给箱子写上编码。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