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周泽楷◆仙客来(1)

小周是条龙的故事




乌黑的长发乱糟糟的散落在地板上,沾黏着泥土和血污,衣服破破烂烂的,布料撕破的地方处处都是伤口,伏在地上,气息微弱地呼不上吸。

你背贴在墙上,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这个出现在你家的男人,你下意识的想要逃走,双腿却像是灌了水泥一样僵硬得无法动弹。

就这样过了半晌,你发现这个人好像已经虚弱的没有什么危险了,伤势看起来很重。

你扶着墙,一步一步地挪了过去,慢慢的蹲下,轻轻的推了一下他。

地上的男人只是微弱的呻吟了一声。

你把他翻了过来,好让他更好的呼吸。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他的皮肤,摸起来竟像是砂纸一般粗糙,你拍了拍男人满是血痕的脸,也是如此,他也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决定先不管他是什么人,先送人去医院。

你想从身后架着他的胳膊扶男人起来,有两个硬硬的东西抵住了你的腹部。

这是…角?

你傻了眼。这人…是人吗?

你不确定的伸出颤抖的手又拽了拽,那对角确实是长在男人头上的。

若是如此,这人是不能送去医院了。

你蹬掉高跟鞋,咬着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这个身材高大的长着鹿角的男人拖到了沙发上。

是鹿角吧?

接下来该怎么办,他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毫无头绪。

在公司熬了两夜才回家的你此时也是筋疲力尽,就倚着沙发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

怎么会?难道是那个男人?

睡得恍惚的你想起来家里还有个大问题没有解决。

你蹭的坐了起来,门也在这时开了。

男人推门走了进来,还是赤着脚,穿着那身破烂的衣服。你不自觉的拽紧了被子。

男人看你醒了,笑笑就要出去。

“等等!”你叫出了他。

男人回头停下了脚步,长腿一迈,几步又回到了你的床前,直着腰板,跪坐在了你的床前。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为什么受了那么重的伤。

你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但所有的话都在你近距离望向男人的时候,哑在了嘴边。

有些近视的你,才看清他的模样。挺鼻薄唇,峰眉厉骨,眼神却明亮干净的很,眼角微微下垂,给冷俊的面容添了几分天真,几丝乌发垂在耳边。

好俊的人!

最终,你只吐出一句“没事”。

待到房间里只剩自己的时候,你抚上了自己微烫的脸,暗骂自己没用。

你下了床,一边换衣服一边寻思着这事。一个不小心胳膊肘就狠狠的撞上了柜子。你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门慌慌张张地被打开,你因痛苦而表情扭曲的穿着内衣与鹿角男四目相对,门又“砰”的被急忙关上。

你立马转过身去,也顾不上麻筋被撞到的痛感,着急忙慌的套上了衣服。

你一出房间,就对上了男人的视线,唰的又涨红了脸。举起手里的衣服,你说,“换上吧,干净的。”

“恩…伤口没事的话,洗个澡吧。”

你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放好衣服,回头看见的却是男人迷茫的眼神。

“好了没?”你把头别向一边问道。

“嗯。”

你小心的挪过视线,男人在奶白色的浴汤里泡着。他的身材高大,水只能到他的腰部。

水混浊半透明的,隐隐还能看到水下的影子。你又赶忙拆了颗浴球扔进浴缸。

男人好奇的盯着在水中滋滋冒泡的浴球,还伸手去抓。

“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愣愣的望着你,片刻才垂下眼睫,说,

“周泽楷。”

“周泽楷。”你念了一遍那名字,伸手去揽他的头发,周泽楷也就乖乖的低下头。

你拿着花洒浇在他的头上,那两只角,洗去了污浊,也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亮晶的淡淡金光。

“你…是鹿吗?”你自己都觉得这问题别扭。

周泽楷摇了摇头,

“龙。”

“什么?龙?什么龙?龙什么?马什么梅?喂喂喂不是吧?红豆泥?难道是我前两天看完小林家的龙女仆说想要龙现在成真了??不是吧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啊,叶公好龙的成语晓不晓得呀?而且现在哪里是龙女仆,是龙的女仆好吗!这剧情不对呀!”

虽然你的内心os在疯狂吐槽,但仍是面不改色的继续的手里的动作,周泽楷更努力的低头,好让你能够到后面的头发。


(就不能转过身洗吗喂!)




………………………………
看完龙女仆脑洞停不下来,好好看啊。
生硬的结束了1,未完待续



评论(2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