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莫橙 三天打渔

莫凡是从小被一个老头带大的。


老头不爱说话,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手里总补着渔网。莫凡觉得老头心里一定有一个打渔的梦。


莫凡习惯了自己一人抱着鱼竿坐在船尾,看着老头在船头撒网捞鱼。


这样能钓上鱼简直有了鬼。但莫凡从没说过什么,老头要他钓鱼,他就坐在船尾安静等着回航。


莫凡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他喜欢在心里吐槽。不像南边周家的那个公子,白长了一副好皮囊,一看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腼腆人。


比如现在,靠着墙边在集市卖鱼的他就在想,这姑娘为什么要蹲在那他的鱼摊前哭?


其实这也只能勉强叫个鱼摊,地上搁着一个不深的筐,一条巴掌长的鱼侧着身子拍打着尾巴,是条还在垂死挣扎着的,有着令人敬佩的的求生精神的鱼。


莫凡顺手捡起边上的一块转头,快准很的给了个痛快。


姑娘愣了一秒,哭的更凶了。


莫凡来的时候,天已经不算早了,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霞光漫天了。


莫凡靠坐在墙根,筐前还蹲着那姑娘。


拎起鱼尾巴递到姑娘面前,


“给。”


她抬起头来,眼睛里还闪着泪。看着鱼,突然破涕为笑。


伸出攥紧的拳头,莫凡下意识的伸手去借。


眼睛真好看,莫凡把瓜子揣进兜里想。



镖局的人都知道今天苏小姐是拎着条鱼,满脸都是笑容的回来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大家都知道今儿个是什么日子,都默默低头做着自己手中的事。


“小姐,当家的找您。”


桌子上摆着三只酒杯,几碟小菜,一盘子干果。


“回来了,坐吧,陪我喝杯酒。”


苏沐橙拣了几颗瓜子吃了起来,托着腮笑道,


“还是别喝了吧,明天不是还要押镖。”


叶修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举起酒壶,给两人的杯子里各倒了半杯道,


“你这丫头越来越厉害了,女大不中留,也该寻个人家把你嫁出去了。”


撂下杯子,叶修扶着额头顿了顿身形,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明儿个还要早起。”


苏沐橙抱着瓜子看着叶修咯咯直笑。


叶修出了房门,外头站着的管事的连忙上去扶。


“沐橙这次怎么回来的时候心情这么好?”


“哪儿的话呀,小姐今儿个蹲在那东头的集市里哭了一天呢。当家的您自个儿当心点回去啊,我这还要去叫小姐吃饭呢,鱼给她炖好啦。”



卖鱼挣不了几个钱。老头当初是这么跟他解释的。


那样个卖法当然挣不了几个钱!


莫凡在心里狠狠吐槽。


天蒙蒙微凉,莫凡就守在了地方。


林间的小路旁,灌木丛生,高树林立。


莫凡踩在一条粗枝干上,风吹的树叶哗哗直响。


这会儿的天气很冷,风嗖嗖的只往脖子里灌。莫凡神色不变,好像好不在意的盯着路的尽头。


卖鱼挣不了几个钱,所以要接些别的活儿来。


是的,他是个盗贼。


从前是跟着老头的,老头飞檐走壁的穿梭在宅邸间,他就寻个好角落打着哈欠在远处看着,左也无聊不过钓鱼的。


老头也从来不教他什么。后来莫凡一个人去的时候,也不过是给了他一身黑衣黑裤黑面罩。


虽然没少看过,可第一次自己去,也是这样的天气,莫凡还是紧张的捅不开锁眼,四下寂静的时候,那声音显得特别大。


莫凡听见有脚步声传来,赶紧忙手忙脚的爬上了一颗歪脖子枣树上。


枣树能有多高,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莫凡狼狈的挂在树上的模样。


来的人是一位清秀少年领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娃。女娃手里还握着糖葫芦串儿,眼睫毛呼扇呼扇的眨着。


莫凡觉得自己当时肯定是太紧张了才记得那么清楚。


少年看了一圈,抱起女娃,声音不大不小的说:“沐橙别急,过两天哥哥再来给你打枣吃。现在,还不到时候呢。”


女娃不哭也不闹,奶声奶气的答了句好。


片刻,院子里又回归了寂静。


莫凡轻手轻脚的爬了下来,拎起墙边的一只筐,摘了半筐熟透的搁在墙边。


耳边一声猫叫,莫凡心觉不妥,有又寻了个盖子,又恐不被发觉把筐摆着了房门口。


收拾妥当,莫凡也打算打道回府。


一扭头便看见一只黑猫衔着一枚玉佩,看那样式,和那少年腰间别的是一对。


第一次出来,结果什么也没有干成,莫凡也是憋了一肚子火。如今全使在了猫身上,硬是追了五条街才抢回玉佩。


天已经是快亮天儿了。莫凡一身黑衣只好揣着玉佩先赶紧离开。


心里想着明日来归还。


第一次失败了,依着老头的性格自然也是没说什么,只是天天带着莫凡去打渔,在船尾呆坐了半个月,才终于算是解放了。


再回那户人家,却已是不见了踪影。


莫凡掀开了那筐枣,个个都还在,只是干瘪的有些发皱。


老头难得开口,说着玉与你有缘,带着吧。



远处传来马蹄声和车轮声,莫凡绷紧了神经,身体微微前倾。


如今江湖上莫凡也是小有名气。活计熟练了,老头也开始给他一些越来越难的活。


比如从镖局手里抢东西。


这对一个盗贼来说可是个难活,好在莫凡每一次都完成的很漂亮。


其实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抓住机会,也不是什么难事。钓鱼比这无聊多了。


尽了!这次要投的,或者说,这次要抢的,是一枚白狼毫,东西小,便更是难找。


一枚烟雾弹扔了下去,冒着白烟滚到了车队脚下,马儿受了惊,扬起蹄来,把货物翻了一地。


黑影猫着腰凑了上去,快速查看了一遍,无果,转身要退。一支箭“唰”的从耳边飞过,射到了莫凡身后的树上。


“来了就别忙着走啊。”


莫凡认得这声音,是叶修。说起来,这家伙的名声现在也不怎么的,甚至还不如自己。以前也是江湖上无人不知的角色,后来不知怎的到了这地方干起了镖局生意。还四处敲诈本地的豪门望族,惹得各家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只不过这些个大家族也谈不上什么善类。今儿个这白狼毫,就是那蓝家许了叶修如今又要后悔请人帮着“要”回来的。


这箭手好准头,莫凡不敢轻举妄动,且听叶修废话几句,再寻逃走的机会。


“早闻兄台毁人不倦的大名,如今一见果然好身手,”如今的莫凡早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却困在这里无法脱身,叶修这话很是打脸,“难得一见,我就长话短说,不知兄台是否愿意来我们镖局?”


左边!侧身翻滚过去,接着叶修的身体做掩护,没有遭到箭袭。一个扫堂腿,箭手就倒了地。


看来这箭手箭法一流,近战的功夫可不怎么地。


莫凡扛起地上的人就跑,一眨眼的功夫,众人就不见了两人的踪影。


“当家的!这,这可怎么办呀!”


“不慌,毁人不倦向来只取财务从不上任,沐橙是安全的。”


“呼,那便好,那便好,”管事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呀!可,可那白狼毫还在小姐身上呢。这毁人不倦是如何知道白狼毫在哪的,按理说只有镖局的人和蓝公子知道呀。”


“无妨,东西没了再问蓝公子讨要就是,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嘛。”


莫凡带着人,停在了溪边的一处平地。


莫凡把人放了下来,手还拉着手腕。


苏沐橙也不恼,任凭其拽着。上前走进了一步,缓缓拉下莫凡的面罩。


也不管什么面罩,莫凡揽过苏沐橙的腰,袖口腰带靴边,都摸了个边,一无所获。


这搜身的活莫凡没少在夜里潜入人家,搜过熟睡的那些贪官污吏。这些人就爱抱着自己的宝库钥匙睡觉。


抬起头,瞥见了苏沐橙脸上的红晕,莫凡意识到,眼前这可不是什么肥头油面的财主,而是个妙龄芳年的姑娘。


莫凡停下了要去探胸口的手。


苏沐橙惊讶于莫凡停止了动作,还松开了她。


她还以为这个呆瓜意识不到呢。


莫凡摘下了脖子上的玉坠,递到苏沐橙的面前。苏沐橙盯着那坠子片刻,伸手接过,问,


“这是交换?”手指轻轻的摩挲着,玉上还带着体温。


“不,这本就是你的,是我没有早些还。”


苏沐橙低着头,看着手里,声音有些闷闷的,


“白狼毫就在我身上,那我来做一个交换。白狼毫给你,你随我回镖局好不好?不行的话……就在加一把瓜子。”


苏沐橙不知从哪里逃出来的一把瓜子举在面前,眼睛笑得眯了起来,看不清眼里是否有泪光。



莫凡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跟他讲了这么多话,听得他头都大了三圈。也是第一次有人上赶着给他他要的东西,苏沐橙现在仿佛她的跟屁虫,他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


回了住处,莫凡要换衣服,她就坐在小马扎上同老头讲话,还分了老头一把瓜子。


出了门,向老头到了别,苏沐橙也有样学样乖乖的行礼。


听着苏沐橙不时的问题,莫凡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这丫头,跟隔壁的阿黄有的一拼呀。


莫凡就在前头走,苏沐橙就在后面跟着。走着走着突然就停了下来。


“东西给我。”


苏沐橙愣了愣,随即掏出怀里的白狼毫。


“还有呢。”


“就一根呀。”


“瓜子。”


“你打算怎么进去?你有令牌吗?”苏沐橙指了指门口把守的侍卫。


“当然不,你在这等我。”莫凡拉着她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要她别动,在这里乖乖等他。


随后就轻轻一翻,高墙在他面前好似无物。


苏沐橙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以前也有人叫她这么乖乖等着。


莫凡找的墙里面就是蓝家公子的住处。推门而入,一个玉面公子正在里面喝茶。


“东西带来了?不愧是毁人不倦啊。坐。”


“不必了,东西给你,你的承诺呢。”


“别急嘛,我已经下令派人在休渔期去把守着,请你放心。另外,我之前所说之时,你考虑的如何?”


“拒绝。”


轻飘飘吐出两个字,莫凡转身推门而出。


“公子他!请他来我蓝家是什么样的好运,他这是什么态度!”旁边的人咬牙切齿的捏着拳头说。


“罢了罢了,强求来的也不好。”


“属下先告退了。”


“恩。”


那人阴沉着脸退了出去。


莫凡刚出了门就看见苏沐橙在花坛前站着,身后还有几个想上来又不敢上来的侍卫。


“你怎么进来的?”


“我轻功又没你那么好,”苏沐橙指指门口,“从大门进来的。”


这哪里是个近战不行的箭手。莫凡看着那几个捂着胳膊腿的侍卫心里想。


“走吧,没事了。”


“等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这里是哪里啊?”那公子旁边的青衣男子现了身。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莫凡心里奇怪。


“咦,这人怎么打扮的像棵杨树似的?”


“你!来人啊,把这个小丫头给我抓起来。”


余下的人在怕,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苏沐橙摩拳擦掌的正准备战个痛快,脚下一轻,转眼间人已经飞了起来。


“给我追!”


风从耳边穿过,房屋树木快速的移到了身后。


抱着自己的手强劲有力,搂住了莫凡的脖子,苏沐橙感觉到莫凡脚下一滑,差点跌倒。


莫凡红着脸,听着怀里的人的笑声。


没几步路就是镖局了,莫凡把人轻轻的放下,身后的追兵早就被甩的没了影。


“沐橙?”


“哥!你回来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