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然后又躺床上听着歌,突然听到天策枪魂又是一个脑洞。

喻公子总是被人称为玉公子,就是因为他玉面如琢,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学识也深受皇帝的喜爱。

只是奸臣得道,在皇帝的耳边举荐喻文州去前线打一场九死一生的仗,又污蔑其有策反之心,如此一来一举两得,那场不得不打的关键战役可以获胜也可以顺势去掉喻文州这个心头之患。皇帝听信了谗言,下了旨命喻文州率其蓝雨众出战,死守阵地,没有命令不得撤退。

当然,撤退命令是不会来的。

战场上,喻文州一身戎装更衬得他的英气硬朗,兵刃无眼,赤红的血痕划在玉面公子白皙的脸上,漫天的黄沙与士兵的鲜血映在那双墨曜般的眸子里,满是杀气。

凭喻文州的手段,自然有多的是的法子讨回皇帝的信任,可是他没有那样做。这一仗,必须有人为之付出生命,而这一仗,也必须获得胜利。所以他选择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城保护国家的城墙。

风在耳边呼啸,喻文州记起了那人,那个男人拍着他的肩膀说,蓝雨为了定国安邦而生,也可以为了这片土地,这个国家,这些子民而死。

喻文州知道他做到了。他太累了,所以闭上了眼睛。

那场厮杀,蓝雨,无一人生。





肥皂唱歌可真燃啊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