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分手以后

半夜突然矫情的产物,可能写得比较隐晦,啊说好的不写段子了呢,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王杰希

电脑屏幕冷白的光映在脸上,没开灯的屋子黑漆漆的,除了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四周安静得只听得到主机的轰鸣声。
烟若有若无的模糊了视线,红色的光影在黑暗中时隐时现。烟灰寻不得落脚的地方,王杰希捏着半截眼挪到了窗前。一开窗户冷冽的空气就侵占了整个房间,王杰希胳膊支在窗户台儿上,有一口每一口的吐着白气,风一个猛劲吹过来,烟草刺鼻的味道就迎面钻进眼里,激得王杰希直想流眼泪。楼下的街道热闹着,霓虹灯的广告牌,聒噪的音箱放着染着金毛的看店小哥最喜欢的悲伤情歌,小卖店家九岁的儿子拉着水果摊七岁的小姑娘挑着冰糖葫芦。王杰希把烟头在窗沿儿上捻灭,带上窗户转身去寻垃圾桶。


张佳乐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1点36分,电视里还在播着体育转播节目,窗帘儿没拉,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张佳乐记不得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揉着眼睛伸长了胳膊附身去够床头灯。低沉的黄色灯光映在酒店暗红色的墙上,张佳乐翻着被子找发圈,想把头发梳起来。
找了一圈后,张佳乐裹上了黑色长款羽绒服带着钱包和空荡荡的肚子下楼觅食。拿了两桶泡面,康师傅葱香排骨和汤达人豚骨拉面,还带上一袋香肠,末了又随便拿了不知名的几袋面包饼干薯片。收银员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小哥,即使是张佳乐现在还用现金,结账到一半又去拿了两瓶饮料也没有不耐烦,热情的同张佳乐搭话,"两个人吃是不是不够呀?"
"啊?嗯,够了。"


孙翔

打开花洒,热水浸湿了头发,片刻后孙翔就被水蒸汽所包裹,水的温度也向空气传导。脖子上银色的细链项链贴黏在皮肤上,这么久来,孙翔已经习惯了戴着它睡觉,戴着它洗澡,一直戴着他。闭着眼在花洒下淋着,任凭水流剥夺走热气蒸腾中稀少的空气,抬起手去摸洗发水,打出白沫子来才闻道浓郁的椰奶和柠檬味儿。胡乱的抓了两把就草草冲干净泡沫,围上了浴巾。拣起刚刚用过的瓶子,出洗手间时扔进了垃圾桶。
项链也顺手被扯了下来。


韩文清

远远的就习惯性的抬头寻望自家的窗户,这个点大多数人家里都已经亮了灯,各色深浅不一的灯火晃得韩文清弄不清哪间才是自己家。灯自然是自己开的,今年的暖气烧的好,一天没开窗的屋子热得刚进屋的燥得慌。换了拖鞋把鞋放到架上,如今只有韩文清的几双皮鞋和运动鞋,显得那个三层的鞋架有些空了。韩文清不觉得饿,便不想自己下厨房做饭了,茶几上还摆了两颗皱巴巴的苹果。韩文清拿起来咬了一口,慢慢无声的咀嚼。苹果放久了,果肉吃起来发面,还唱不出来什么味道,可是韩文清还是继续吃了第二口。
今天很累,韩文清不想自己下厨房做饭。


张新杰

拿着布子仔细的擦着眼镜,张新杰的眼镜布和睡衣的颜色是一样的,都是湖蓝色。不仅如此,寝具也进本上都是深浅不一,材质各异的蓝色系。张新杰很满意自己的床,这是当然,宽大且舒适,柔软适中,能最好的为张新杰提供一个优质的睡眠环境,不论是不是有人在床的另一头坟头蹦迪或者是撒泼打滚不想睡觉。张新杰也说不上多喜欢蓝色,也说不上多讨厌,只是一个人睡后不愿意再换上那些粉色的印着卡通图案的床单枕套。
还是蓝色能让人更加冷静不去胡思乱想。


叶修

有时候就是这样,突然听不到耳旁的车水马龙,也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去做什么,看着红绿灯的闪烁出神。信号灯来来回回变了几次也没迈开脚步,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定在原地,边儿上等着过去过来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偶尔会是被突然的鸣笛声吓了一跳,又或者是被路人碰了肩膀方才如梦初醒般回到现实,揣着兜过了马路又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刚才过去又回来了。用手抹了把脸,紧了紧领口,叶修转身原路返回。
已经没有人需要他去接了。

评论(1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