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周泽楷◆仙客来(2)

(小周是条龙的故事)
一条狰狞的伤痕贯通背的左右,从右边的蝴蝶骨直到左腰处,口子的边缘处有些外翻,有处深的地方还能看见里面的肉,快要凝固的暗红色的血混着白色和透明浑浊的液体留在伤口上。

你用手指轻轻的触碰着伤口边缘的皮肤,除去那条大伤口,还有数不清的细细碎碎的小伤口,小血痕,一道道的划在男人雪白的皮肤上。

"这个伤口不能沾水,我帮你把头发编起来省的把水甩到伤口上。"

你处于礼貌又或者是心疼没有问这些痕迹的来历,想来是一段不太好的回忆。

麻花辫斜斜的搭在肩头,周泽楷好像并没有被伤痛所影响,像个孩子一样的用手在水池里不停的搅动。你拿来浴巾,拧了拧滴水的麻花辫,又擦干了上半身的水珠,动作熟练的好像幼儿园的阿姨。

周泽楷配合的站了起来方便你接下来的动作,伴随着水花声的是你惊天动地的尖叫。

"啊啊啊啊!你干嘛!!"

你捂着眼睛,把浴巾塞进周泽楷的手里就冲了出去。

闭着眼睛撞到门框时你突然想到:

龙的跟人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揉着脑门坐在沙发上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旁边传来了动静,你扭头一看,果然不能期待一条龙会自己穿拖鞋。

周泽楷终是明白了为什么你会尖叫,还算像话的把那小的可怜的浴巾裹在了腰上,只是那松松垮垮的围法总是有种要掉下去的架势。赤着脚踩在光滑的地板上,水渍滩落一地,一个水漉漉湿淋淋的男人就出现在了你面前。

你无奈的又小跑会卫生间拿出拖鞋,蹲下帮周泽楷穿上,这次触碰他的皮肤时,你发现不似之前的粗糙,而是变成了细腻的像婴儿皮肤一样的光滑。

但是背后的伤疤在白嫩的皮肤的衬托下愈发显得狰狞了,你找来碘酒和棉签,叫周泽楷坐下帮他清理伤口。

周泽楷听话的抱着膝盖背朝着你坐在了沙发上。

你用棉签蘸着碘酒一点一点的清理着伤口上的污垢。

"疼不疼?"

周泽楷没有回答你,只是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

"这伤疤,"你的话顿了顿,"大概要一个月才能好,现在都不可以沾水哦。"

最终你也没有问出口,这伤疤到底是怎么来的。

你拍了拍他的肩头,周泽楷会意的转过了身,两个人默契的像是在澡堂。

这人身上的伤口是真的多,多到什么程度呢,你用光了一整包的棉签。

你活动着僵硬的颈椎说:"这天也挺晚了,你这一身伤的就先在我家凑活凑活住一晚吧。"

周泽楷乖巧的点了点头。

一直围着个浴巾也不是个事,周泽楷原来穿在身上的衣服是不能穿了,你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件还算宽大的浴袍,周泽楷勉强能穿上。

但是你没有想到,第二天醒来时,本应该躺在沙发上的人,像小狗一样蜷缩在你的床脚边。

你推了推他,这个头上顶着犄角的好看男人眨巴着他睡眼惺忪的好看眼睛看了你一眼。

抱着你的腿又睡了过去。

你拔腿无情。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