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曾经写过小说吗?

5

来自灵魂深处的发问:
“有尝试过写小说吗?”

◇叶修

“这个到没有,一直沉迷网游无法自拔,没时间呀。”


◇王杰希

“曾经把学校里教导主任跟食堂阿姨的爱情故事写出来,在学校贴吧上连载。”
“那没有被发现吗?”
“后来被发现了,就在学校混不下去了嘛,就来微草打比赛了。”
“这…”教导主任的爱情故事成就了一位天才选手?


◇韩文清

“写过。”
“什?什么?请问是什么类型的小说?”
“语文老师要求仿写契诃夫的《套中人》”
“哦”
“?”


◇张新杰

“自己没有尝试过,不过我在网上见过一本,《张新杰的奶妈生活纪实》的小说,希望有机会可以认识一下作者。”
“那个,张副你们空调是不是开得有点冷?”


◇张佳乐

“有有有,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那本特别火的《张新杰的奶妈生活纪实》,其实就是我写的,你可千万别告诉张副啊!”


◇周泽楷

“请问您有…算了,怎么可能。”
“恩?”


◇孙翔

“小…小说…?恩…有吧…恩…初中的时候…写过一点…那种…你懂吧…就,武侠类型的…”
(没事的孙翔选手,人不中二枉少年,我懂那种羞耻感,你看你脸都红了)


◇喻文州

“简单的写过一些推理小说。”
(所以说不愧是战术大师吗?)


◇黄少天

“写过,被吐槽字数太多。”
“恩…那个…字数多其实是好事呀,黄少你先起来好不好,别在地上画圈圈了。”


◇安文逸

“以叶神为原型写过小说,有评论说主角太厉害了是爽文…可能这就是大佬吧。”


无人生还◆第一章

阅读须知:

http://hubushangxi.lofter.com/post/1ed5ca82_109b7162


第一章


1

 

石不转牧师坐在一辆高档马车上,翻阅着最新的《大陆日报》,手指敲打着膝盖,看着上面有关士兵岛的报道。

 

士兵岛是一处私人岛屿,据说首任岛主是一个狂剑士,酷爱砸钱买地盘,他还在岛上修建了一座非常豪华的别墅。

 

只可惜富翁的武力一般,后来在跟人在竞技场输掉后对方要走了士兵岛。新主人听说是一个银武打造狂人,十分缺钱,直接将岛屿挂牌出售。

 

据说后来又被一个狂剑士买了下来。狂剑士好像都很有钱,报纸如此评论说。

 

他想起了那封信的落款。神说要有光吗?确实是个有趣的名字。

 

石不转放下手中的报纸,看向马车外,马车在疾驰,像他这样的牧师体力都不是很好,只能坐马车出行。就快到了,还有两个小时。

 

2

 

索克萨尔闭着眼睛,嘴里念着咒语,他在通过使用咒符召唤出魔法阵进行瞬间移动。

 

因为距离很远,所以要把路程分为好几段,一段一段的移动,召唤一个移动阵需要念很久的咒语,念错一句就要重新念一遍,非常的麻烦,还会浪费咒符,一个咒符是很贵的。

 

可是也没办法,索克萨尔无法用另一种更快的结咒,他无法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所需的结印手势。

 

他做事总是慢吞吞的,所以只能在公会里做一些带新人的工作,不像那些酷炫狂拽叼炸天能猛力输出的人,自然薪酬也比较少。

 

前几日他受到了一封来信,是一个神说要有光的人寄来的,信中邀请他去士兵岛帮助他清理岛上的低级小怪。

 

信中答应了一笔非常丰厚的酬劳,还附上了路上所需使用的咒符,不然,以索克萨尔的经济实力是无法承担起路上所需的咒符消耗的。

 

看来士兵岛确实如传闻中所言的荒凉邪门,不然怎么会找一个术士去干清理低级小怪的事,大概是大家都不愿意去才会找上他吧。

 

说起来这袍子可真热啊,要不是为了钱大热天的谁愿意跑那么远去干活。

 

因为之前那件事,公会里给他带新人的工作也渐渐少了……

 

不,那不是他的错,自己无需为此自责或者什么。没错,就连会长也安慰他那不是他的错。是的,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了,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准这次就是转机。

 

这个岛主听说非常有钱的样子,没准这次做好了以后他会把自己介绍给别的有钱人,清小怪也是件不错的工作,起码比带新人要轻松,小怪可不会被别人拐跑……

 

3

 

夜雨声烦盯着对面的圣灵灭,摩挲着手中的剑柄,思考着这个以心脏著名的机械师提出的交易。虽然自己也不傻,可跟这种心脏打交道总是多留几个心眼的好。

 

“怎么样,作出决定了吗,剑圣?”

 

夜雨声烦想了一会儿,回答说:

 

“一百个金币,嗯?”

 

他尽量表现的满不在乎,好像一百金币在他堂堂剑圣眼里不算什么。

 

可这是一百金币啊!最近公会的资金资源极度紧张,全都挪去支援了开荒的第十分会,就连他这样的强力输出能拿上的工资也是少得可怜,每天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实在难受极了。可天上怎么会掉馅饼?跟这些心脏打交道就是累!

 

他仍然满不在乎地发问:

 

“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儿?”

 

生灵灭扶了扶眼睛,摊开手,向夜雨声烦抱歉的歪了一下头。

 

“不行,剑圣,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那位先生说你是鼎鼎有名的机会主义者,是个解决棘手问题的行家。我被授予一百金币,前提是你答应去神领的士兵岛一趟,会有人接待你,你只要到时候听那位先生的安排就可以了。”

 

夜雨声烦立刻问:

 

“在岛上要待多久?”

 

“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

 

夜雨声烦用手指卷着一缕头发说:

 

“你知道,我是不干那种事的——我的意思是,不道德的事。”

 

他说着,冰蓝色的眼睛微眯。

 

生灵灭的脸上隐约掠过一丝看起来就很心脏的微笑。他一本正经地说:

 

“当然,要是那位先生让你做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你完全可以直接结束这场交易。”

 

该死,看着他那没安好心一脸算计的笑容就不爽。好像他知道夜雨声烦曾经的黑历史一样,确实,对于夜雨声烦来说,没有什么道德与否的,当初他的名声可没现在这么正面。

 

夜雨声烦禁不住咧嘴一笑,小虎牙一露,好像人畜无害的样子。

 

自己在刀尖上走了多少年了,什么阵仗没见过,如今不也好好的?更别提什么道德,他当年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不是去砍树,让他做什么都行。

 

不过现在嘛……他不需要继续做那些脏活了。到士兵岛,他为期待的是好好享受一番……

 

4

 

朝西去往士兵岛的路上,一个矫健的身姿穿梭在丛林中。安静的树林里只能听见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大漠孤烟均匀的喘息。虽然已经赶了很久的路,身体也有些疲惫,但大漠孤烟还是打起精神保持着匀速的移动。

 

他可不像现在的人一样,一遇到耗体力的事情就哀声载道的只会抱怨,一点都不懂得严格要求自己,对自己都太好了。

 

大漠孤烟就是这样一个严肃的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对自己不认可的事情从来不会妥协,对身边的人也非常严格。

 

是现在的孩子都太过娇气了,做一点体能训练就嚷嚷着累,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偷懒的机会,空闲时间就知道玩,你是绝对看不到一个去自己训练的人的,要是有,绝对你活见鬼了。

 

大漠孤烟紧锁着眉头,努力着保持均匀的呼吸。不能懈怠,他向来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士兵岛……他暗自回想着那封寄来的信。信上自称是他曾经的拳击俱乐部的朋友,邀请他去士兵岛一起回忆曾经的激情岁月,“在这里没有太阳照屁股还不起床的人,也没有爱偷懒的毛头小子,更没有那些禁不起风吹的孱弱者。如果你有时间,作为我的贵客来士兵岛轻松度假,我将深感荣幸。没准我们还能再切磋切磋呢”。

 

大漠孤烟回想着以前俱乐部里的那些人,信的落款写得乱七八糟的,简直就像是医生的字,只能勉强认出第一个“神”字,是谁呢?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但是没关系,从信的内容看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熟悉大漠孤烟的人,相必是一位被自己忘记的可怜的老家伙,守着士兵岛和冷冰冰的金币盼望着与昔日的旧友一起叙叙旧。不过金币换来的食物想来不是冷冰冰的。

 

最近的世道越来越难混了,大漠孤烟能感觉到自己在慢慢地衰老,体力也大不如前,要是以前这点路程根本不算什么!老家伙总要给年轻人让位置,是的没错,把机会让给那些走路还会打晃的臭小子。在这下去,这个世界迟早会完蛋的。

 

总之,先去士兵岛一探究竟,顺便在那里好好休整一番。

 

5

 

王不留行向下空望去,刚刚飞过无人峡谷。这些该死的飞鸟,如果不是要躲避这些飞鸟,他的速度可以更快的。

 

他没弄明白这个叫神说要有光的人到底是谁。听这个名字像是个牧师或者守护天使,难道是以前的治疗?冬虫夏草还是防风?

 

“这么多年想必你也累了吧,不如一起来叙叙旧,适当的也让自己放松一下。”

 

没错,他是越来越感到疲惫不堪,最近越来越想找一个人替他分担。他自己一个人顶着所有事已经太多年了,真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是他不能。把一切交给木恩还不是时候,现在就让木恩挑大梁他会搞砸一切的,再等等吧,也许木恩还需要时间……是自己当初的决定错误了吗?不,还不到说这个的时候,他不会让自己失望的,他的判断没有错。

 

不去想这些了,士兵岛,确实是有趣的地方。他多么想快一点见到这座岛。关于这座岛的流言传的沸沸扬扬。有传言是当年的治疗之神斥资买下了士兵岛,这种说法似乎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但不管如何,当年的狂战士斩楼兰确实在岛上盖了座别墅,而且是重金修建,极尽奢华。

 

应该还有一个小时的的路程,他等不及了!真想赶紧上岛吹吹海风……

 

6

 

小手冰凉骑着马车往士兵岛的方向驶去。他万分疲惫……人难免被流言蜚语左右影响。回想起一开始,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分会的治疗,召之即来呼之即去,不受重视,资历平平,深感前途渺茫,不知何时才能熬出头。

 

终于,他遇到了贵人。好运加上他掌控时机的恰到好处,站桩治疗的精准,让他总算熬出头了!他的能力确实有可圈点的地方,不过单凭这个还不够,进精英队还需要运气。

 

而他偏偏赶上了好运气!有一次,他快速准确的救了一位大神,受到了大神的垂青,邀请他进入他的队伍、公会,从此他小手冰凉也慢慢的被治疗界所认可,他也成了新一辈治疗眼里的大佬。

 

现在他每天接触的都是以前可望不可即的人物,参加的都是大公会的争斗,和抢野图boss这样的活动,队里只有他一个治疗,因此他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长期的精神紧张和心理压力搞得他疲惫不堪。

 

现在借着这次出诊的机会去士兵岛调养调养,虽然也是去工作,但治疗一个人总比盯着一群不会回来的风筝要轻松的多。

 

而且,岛上总没有人会说自己的闲话了吧……那样的事情发生总不能全怪他,谁都要承担一些责任的,只怪在治疗的头上算什么?那些愣头青输出自己不懂得回来怪他咯?还不如让他扛着十字架上去打怪!为什么那些人只揪着他的过错不放?还说他跟公会里的枪炮师前辈不清不白,那都是污蔑!这些污言秽语什么时候能消失?

 

上帝保佑岛上会清净一些。

 

“砰!砰!”

 

小手冰凉被突然的枪声吓得打了个机灵。这些该死的弹药专家,就不能没事少显摆他们那几把gun吗?真是让人火大,走火误伤到旁人怎么办?还不是要把擦屁股善后的事扔给治疗?就会当甩手掌柜,从来不会考虑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这群该死的笨蛋输出!

 

7

 

百花缭乱无意识的“咔咔咔”地转着手里的枪,看着眼前的一只只挡路的小怪,不禁心里咒骂开了这一带公会的失职。这么多小野怪在大道上晃荡,就没有哪家有实力的公会来处理一下吗?

 

啧,在百花的地盘可不会这样,真是麻烦,赶路还要自己清怪开路,替他人做嫁衣,便宜了那帮小公会的懒小子。

 

开gun打死了几只不知量力想要近身的怪,百花缭乱用手扇了扇风,这天气可只是够热的,是在这里歇一会儿,还是继续赶路?反正不是很着急,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再上路。这热得要命的鬼天气!

 

如果天气一直这么热的话,去岛上可就太享受了!那个叫什么神不要光还是什么来着的人到底什么来头,他并不清楚。大概就是个暴发户,家财万贯的有钱人。

 

希望他家那座岛上没有这些烦人的小怪。他跟这些做事总是神神秘秘遮遮掩掩的人没怎么打过交到,他身边的人都是心肠比那些魔道学者的扫把棍儿还要直的直男,哦不,硬汉输出。

 

这次见到了这位神……什么光先生,一定要好好跟他聊聊他上次见到的举着十字架砍小怪的wind骚治疗。

 

“砰!砰!”举起gun朝天空空放了两响,随着炫目的烟花,那些烦人的小怪一个一个倒下。旁边有个牧师急忙的躲避开来,神情满是惊恐和不爽。看来不是所有牧师都有上场输出的胆量的。

 

百花缭乱边制造着乱眼的光影,边向前飞奔赶路。

 

8

 

君莫笑骑着从其它公会召唤师那暂时借来的小飞龙向士兵岛赶去。小飞龙慢慢悠悠的搭着他朝目的地飞去,不时的抖抖脑袋,很是没精打采。

 

君莫笑在一个小本子上一笔一画地写着。

 

“这群人包括,”他自言自语道,“大漠孤烟、索克萨尔、小手冰凉、百花缭乱、石不转、夜雨声烦、王不留行、管家两兄弟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

 

他合上小本子,放回口袋,看了看无精打采的扑腾着翅膀的小飞龙。

 

“比八个人多了一位。”君莫笑暗自思忖。

 

细细的把事情梳理了一遍。

 

“这次的行程还挺轻松,”君莫笑想着,“应该不会有人找我麻烦,希望我不会被人认出来。”

 

“不如就说我是中草堂的,”君莫笑想,“哦,差点忘了这里头就有一个扫地的老家伙,他一眼就能看穿我。”

 

“solo。”君莫笑又想,“独行侠我可太熟了。这些人似乎都不了解,以前帮工会撬进来一个顶级拾荒者,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些脾气古怪的独行侠了。”

 

幸亏在工会的发展过程中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君莫笑自认为有很丰富的独自闯荡的经验,加上对那个拾荒者的了解,他能跟别人聊上好久这方面的经验,还不会露马脚。

 

士兵岛,他很久前就听说了。这座岛离岸约有一公里远,海鸥在发臭的岩石上歇脚,这座岛因为形状像士兵头部的轮廓而得名。

 

到这座岛上来盖别墅,真是个奇怪的想法!一变天就让人傻眼!要不说嘛,百万富翁就是爱瞎胡闹!不懂这些有钱人的想法。

 

身下的小飞龙好似不愿意似的挣扎着,不好好飞行。君莫笑伸手安抚着它。

 

“不用担心,我们要去一个好地方,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

 

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都证明,他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