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张佳乐x你◆听话

【补档】相思酒家

 
 
"今天是我头七。" 
 
耳边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你一个踉跄倒了地,墙皮在噼里啪啦的掉下灰来,窗户玻璃被震得哐啷直抖。 
 
你被一把抓起胳膊拽了起来,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推出了房间。 
 
"这里比较安全,你待在这里不要动。"西服罩在了你的头上。
 
你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他身上穿的白衬衫已经被左腰上的伤口染红了大半。 
 
而他去的方向,正是拼火激烈的地方。 
 
你无法让自己安心躲在这里,你是一个医生你不能袖手旁观。 
 
你快步跟了上去,掏出藏在裤管里的手枪握在手里,猫着腰躲在墙边。 
 
你看见男人一枪爆了一个头头模样的头,持着两把手枪硬生生形成了活力压制。 
 
不少人看到男人的脸,表情显的惊讶万分。 
 
你想起刚刚男人对你说的那句,今天是他头七。 
 
这是一片旧居民楼的粮房,在双方交易的过程中,对面突然变卦,一梭子过来就打得这边措手不及。 
 
按理说以前有什么交易也是不会掉以轻心的,只是两家旧情不错,稳定的来往已经是持续了多年。 
 
这些都是今天来的路上听说的,你是新来的,今天头一次跟着出来就经受了这样的场面。 
 
这边被偷袭,一时都乱了阵脚,被对方撵着打,慌乱中都就近找了掩体勉强顶着对面的枪火。 
 
你跟男人是在一个一面墙后遇到的,你看着他的脸不知所措,他只是苦笑着对你说了一句。 
 
你当然也是知道今天是他头七的,做为组织的二把手,今天出发前你还对着他的黑白照鞠了三恭呢,这是活见鬼了吗? 
 
但是男人手上的温度告诉你不是这样的,换句话说,你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内幕。 
 
以男人为中心,你方也逐渐有了节奏的压上了对方的进攻。你一枪我一声的,枪声喜庆的像是在放鞭炮。你甚至能感受到子弹划破空气的凌烈轨道。 
 
很明显,男人的出现让对面乱了阵脚,火力逐渐转小,一留了一小波人掩护,其余的全部上了车溜了。 
 
局面平稳下来,你跑了上去扶住虚了下来的男人,用需要马上治疗的借口挡下了围上来的众人。 
 
你做为医生单独与男人坐在一辆车上。 
 
"你是张佳乐吗?" 
"不是叫你躲在那吗?干什么瞎跑,知不知道多危险?"男人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而是追究起了你的不听指令。 
你拔出一块男人腰上的玻璃碴子。 
 
"医生我错了,我是张佳乐,你轻点。" 
 
"砰砰"两声,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司机随即被爆头倒下,车子失去了平衡。 
 
就在即将要撞上栏杆的时候,张佳乐从后座探过身子把住了方向盘。 
 
即使你是个医生也没有见过爆头这样的场面,而张佳乐驾驶着车子左右蛇形撞击着两侧夹击的车。 
 
"抓紧!"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你安心下来。 
 
一个大转弯,张佳乐用后尾撞开了左面的一辆车,从后侧开出了一条路。 
 
"这车防弹吗?" 
"看起来,"你甚至能感受到子弹穿过车皮的声音,"不防。" 
 
 
 
 
"你还真是敢啊。" 
 
胳膊上刺着青龙白虎脖子上挂着粗旷银色十字架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喝着用酒店自带的茶包泡的茉莉花菜,皱着眉头说。 
 
"你喝这茶不嫌剌嗓子啊,好歹也是一个嘿社会头目,能不能讲究点。再说了,酒店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反而安全,大隐隐于市懂吗?" 
 
张佳乐爬在床上,你半跪在旁边帮他继续取玻璃碴子。 
 
"好像因为刚在的动作太激烈,碎片都进去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你看他能说那劲儿,就知道这是还不够疼,这么会磨叽得快赶上G市那个黄少了,姑娘你不用怜香惜玉,直接该怎么取就怎么取。你这是从哪整来这么一身伤。" 
 
"不是老大我还是不是你可爱的手下了,怎么狠心这么对我,哎呦喂医生你轻点。"你低头不语的继续着手中的工作,眼前这个人同早上遇到时判若两人,"还不是我心系组织,跟七八个一米八的大汉打太极,才救里今这场。" 
 
"既然都走了,还回来做什么。"老大放下手中的茶杯,屋子里霎时间显得沉默的可怕。 
 
"你应该知道,这里你也回不来了,你的事情组里的人不是听不到风声。" 
 
"我可以原谅你,别人不一定。" 
 
"毕竟你曾经是他们最尊敬的人。" 
你看见张佳乐闭上了眼睛。"不,他们最尊敬的是你,从头来,我都只是一个外人。" 
 
关于二当家的事情,你也不是丝毫没有听过什么。二当家当初原本是夜总会门口卖花的,是受了老大的赏识,进到组里。凭着机灵和胆识很快和其他人打成了一片,有些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都把他当哥哥一样看待。 
 
但也难免受人妒忌,张佳乐的来路本就不正,全靠着他的为人在组里打成一片。一直有人散布着张佳乐是条子的说法。前些天,本市的一个大佬被抓了起,平日里就是张佳乐替组里跟大佬谈事,流言更是愈发的控制不住了。甚至有人直接跑来质问张佳乐,他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据给你八卦的秘书姐姐说,当时张佳乐沉默了。 
 
然后就是老大突然的说张佳乐惹了某个大佬被打死了。 
 
"你说你也不给我编个好点的理由,直接就给我说死了,多不吉利啊。" 
 
"那编什么理由,去丽江开花店了?" 
 
"得得,说不过你,你一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怎么这么能说,你说你现在就这么不稳重以后叫医生怎么面对你,怎么看待这个组织。" 
 
"那得咱们组还在才行。" 
张佳乐没有回话,老大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龅牙你们还没逮住吧,你可以动手,我不怪你。即然你自己跑出来,这遮羞布我也不帮你围着了。我走出这个房门以后,咱们就再没有关系了。" 
 
"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我这新来的医生你得给我好好送回来。" 
 
门打开又关上后,房间里只剩下你和张佳乐两人。 
 
桌子上的茶还冒着热气,好像跟张佳乐插科打诨的老大只是出去买了包烟。 
 
其实那时候直接跑去质问张佳乐的孩子已经说的很委婉了,你想他的意思应该是。 
 
你是不是警察。 
 
"其实我挺不是东西的,你说是不是。"可能因为你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可能是这些话无处可说,张佳乐突然自言自语般的对你打开了话匣子。 
 
"一开始我没有想过会这样,年轻嘛,觉得自己都是演戏。" 
 
"可身份是假的,那一句话一个笑都是真的。" 
"我也不是跟你解释什么,你知道吗,上头想连锅端,我愣是没多说一句话。" 
 
"我一个深入虎穴的英雄,差点吃了处分。" 
 
"英雄,"张佳乐哼哼笑了一声,"我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了,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背叛组织,欺骗众人感情的人,你却生不出什么怨气。不知道是因为你才加入没几天,还是眼前这个人背负的太多,让你不忍心去责备。 
 
"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回来呢。"老大的谎言是对张佳乐心存幻想的人的最后一点指望,若不是张佳乐今天的出现他们还可以骗自己,那个笑起来特别温暖的二当家真是时运不济被大佬给做掉了。 
 
"总不能,看着组里遭了那群孙子的毒手吧。"张佳乐盘腿坐在床上,身上披着那间带着血迹的衬衫。 
 
你不知道改说什么好,这其中深深的矛盾,你解不开,张佳乐也解不开。但事这么撂着,你想,最难受的一定是张佳乐自己。 
 
"我马上就要走了,刚你也听见了,老大回去一坦白,组里那些家伙估计都要拿着枪来堵我了,到时候我可是三面受敌啊,你先乖乖不要动,等我回来的时候会给你带橘子的。" 
 
你不懂这个人这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是砸门上的副窗出来的吧。" 
 
"这都瞒不过你呀。"张佳乐有点惊讶,随即又笑眯眯的挠了挠脑袋,"警队不让我出这次任务,非让我好好休息不许出来,没办法嘛。" 
 
能让玻璃刺进肉里的窗户大小,怕不是禁闭室吧。 
 
"之前你就不听话的乱跑,这次可不能了,我还要把你安全的送回去呢。" 
 
你看着男人穿上了你的外套,你的外套买得宽松,张佳乐穿起来勉强够大。 
 
"外面也挺冷的,你没有衣服穿就不要乱跑啦。" 
 
你坐在床边,看着张佳乐的离去,屋子里只听得到空调的运转的声音。 
 
你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短短的几小时内发生了太多太沉重的事情。你有些担心张佳乐,但又怕自己会给他添麻烦。 
 
你坐在酒店里无聊的打开电视,面无表情的拿着遥控器乱按,心神不宁。 
 
手机突然急促的震动起来,是组里的人。 
 
"你在哪?快过来,伤了好多兄弟!" 
 
 
 
 
你赶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被送走或是先撤了。打电话的那人跟你说刚才他们跟今早那群家伙又干了一架,条子突然插进来,害他们只能收手,还说今天这偷袭之仇迟早都是要报的。 
 
你想可能这就是嘿社会吧,瑕疵必报。 
 
张佳乐可能是要浸猪笼那个级别的仇了。 
 
你没听见有关张佳乐的消息,便头也不回的冲进大楼里面去,全然不顾后面的叫喊声。 
 
你一间一间房间的找,空的,还是空的。 
 
张佳乐没有跟着警队出来,也没被组里的人看见,这代表。 
 
代表他自己受重伤了还没有被发现。 
 
张佳乐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靠在书架前,这是一间财务室,一个架子倒下,档案袋散了一地。 
 
张佳乐眯着眼看着你,声音小的像是蚊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你压着伤口防止大出血,架着张佳乐步履蹒跚的向外走,"坚持一下,我送你去最近的医院。" 
 
张佳乐停下了脚步,虚弱的抬起头,"不行,你不能去,最近的医院肯定被JC控制了,你过去不是送死吗,我还要把你好好送回去呢。" 
 
"你都这样了怎么还这么多话,"你的声音有些哽咽,这时你才发现你已经泪流满面,"我是医生,你得听我的。" 
 
"你说你,两边不是人,冲锋陷阵的,最后连个送你去医院的都没有,"你的声音发抖,"你说你是不是傻。" 
 
你听见耳边张佳乐轻笑了一声,转过头时,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明明伤不在你身上,你却疼得眼泪直流。 
 
 
 
 
你没事的时候就时常想,张佳乐穿上一身警服是什么样子。如今见到了,果真是不同与穿着便装的时候。 
 
即使是穿着制服,这人脸上的笑还是那么漫不经心。 
 
"你短头发还是很好看。"张佳乐拿起听筒。 
 
"是吗,还不都是为你剪的。" 
 
"那我是不是要对你负责。"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说我要陪你等头发变长。" 
 
"那你可要活到我出来。" 
 
"哎呦,医生你别瞪我瞪得那么凶。" 
 
"这么皮,等我出来你就死定了。" 
 
"那你就快点出来。" 
 
"你可真不走运哪,都是碰到点难做的任务,难做的人。" 
 
"就是特别幸运碰见了你。" 
 
这个总让你想哭的男人说要等你。 
这次你会乖乖听话的。

◆压岁钱



◆叶修

在叶修16岁离家出走之前,
叶秋的压岁钱,
没自己领过。
(叶修:叫哥哥我就给你)


◆韩文清

亲戚们总以为韩文清已经到了不收压岁钱的年纪。
可小韩只有16岁呀!


◆王杰希

只有到过年收压岁钱的时候,
王粑粑才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
身后还有人可以依靠。


◆张新杰

小新杰的小笔记本上,
详细记录了每个亲戚给的每一笔压岁钱的数目。
和妈妈以帮他存起来的名义拿走了多少。


◆周泽楷

如果说收压岁钱的代价,
是回答亲戚的今年多大了今年几年级了明年是不是就考高中了期末考多少分你是不是班里最高的这些问题,
周泽楷选择不要。


◆张佳乐

不管过年的时候怎么被怂恿一起斗地主打麻将,
张佳乐都坚守着自己绝不碰一下的原则。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上场,
那么,
没有人能比他把压岁钱输得更干净。


◆孙翔

能让傲娇少年低下他骄傲的头的,
只有手里拿着红包的阿姨。


◆喻文州协其副队黄少天以及蓝雨全体成员哭晕在厕所


(最后就是玩梗,广东小朋友请多担待啦!mua!)

春节了,
随着近几年雾霾问题的严重,
和各个部门儿的严抓紧打,
许多地区都看不到听不见烟花爆竹的存在了。

为了营造节日的欢快气氛,
张佳乐同志为核心的弹药师们,
以神之领域和各大区为主要场地,
在广大公会的积极配合之下,
荣耀大概一半的热心弹药师群众,
在弃旧迎新之际,
用他们所制造出的绚丽多彩的光影和此起彼伏的枪音,
迎接狗年的来临。

◆分手以后

半夜突然矫情的产物,可能写得比较隐晦,啊说好的不写段子了呢,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王杰希

电脑屏幕冷白的光映在脸上,没开灯的屋子黑漆漆的,除了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四周安静得只听得到主机的轰鸣声。
烟若有若无的模糊了视线,红色的光影在黑暗中时隐时现。烟灰寻不得落脚的地方,王杰希捏着半截眼挪到了窗前。一开窗户冷冽的空气就侵占了整个房间,王杰希胳膊支在窗户台儿上,有一口每一口的吐着白气,风一个猛劲吹过来,烟草刺鼻的味道就迎面钻进眼里,激得王杰希直想流眼泪。楼下的街道热闹着,霓虹灯的广告牌,聒噪的音箱放着染着金毛的看店小哥最喜欢的悲伤情歌,小卖店家九岁的儿子拉着水果摊七岁的小姑娘挑着冰糖葫芦。王杰希把烟头在窗沿儿上捻灭,带上窗户转身去寻垃圾桶。


张佳乐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1点36分,电视里还在播着体育转播节目,窗帘儿没拉,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张佳乐记不得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揉着眼睛伸长了胳膊附身去够床头灯。低沉的黄色灯光映在酒店暗红色的墙上,张佳乐翻着被子找发圈,想把头发梳起来。
找了一圈后,张佳乐裹上了黑色长款羽绒服带着钱包和空荡荡的肚子下楼觅食。拿了两桶泡面,康师傅葱香排骨和汤达人豚骨拉面,还带上一袋香肠,末了又随便拿了不知名的几袋面包饼干薯片。收银员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小哥,即使是张佳乐现在还用现金,结账到一半又去拿了两瓶饮料也没有不耐烦,热情的同张佳乐搭话,"两个人吃是不是不够呀?"
"啊?嗯,够了。"


孙翔

打开花洒,热水浸湿了头发,片刻后孙翔就被水蒸汽所包裹,水的温度也向空气传导。脖子上银色的细链项链贴黏在皮肤上,这么久来,孙翔已经习惯了戴着它睡觉,戴着它洗澡,一直戴着他。闭着眼在花洒下淋着,任凭水流剥夺走热气蒸腾中稀少的空气,抬起手去摸洗发水,打出白沫子来才闻道浓郁的椰奶和柠檬味儿。胡乱的抓了两把就草草冲干净泡沫,围上了浴巾。拣起刚刚用过的瓶子,出洗手间时扔进了垃圾桶。
项链也顺手被扯了下来。


韩文清

远远的就习惯性的抬头寻望自家的窗户,这个点大多数人家里都已经亮了灯,各色深浅不一的灯火晃得韩文清弄不清哪间才是自己家。灯自然是自己开的,今年的暖气烧的好,一天没开窗的屋子热得刚进屋的燥得慌。换了拖鞋把鞋放到架上,如今只有韩文清的几双皮鞋和运动鞋,显得那个三层的鞋架有些空了。韩文清不觉得饿,便不想自己下厨房做饭了,茶几上还摆了两颗皱巴巴的苹果。韩文清拿起来咬了一口,慢慢无声的咀嚼。苹果放久了,果肉吃起来发面,还唱不出来什么味道,可是韩文清还是继续吃了第二口。
今天很累,韩文清不想自己下厨房做饭。


张新杰

拿着布子仔细的擦着眼镜,张新杰的眼镜布和睡衣的颜色是一样的,都是湖蓝色。不仅如此,寝具也进本上都是深浅不一,材质各异的蓝色系。张新杰很满意自己的床,这是当然,宽大且舒适,柔软适中,能最好的为张新杰提供一个优质的睡眠环境,不论是不是有人在床的另一头坟头蹦迪或者是撒泼打滚不想睡觉。张新杰也说不上多喜欢蓝色,也说不上多讨厌,只是一个人睡后不愿意再换上那些粉色的印着卡通图案的床单枕套。
还是蓝色能让人更加冷静不去胡思乱想。


叶修

有时候就是这样,突然听不到耳旁的车水马龙,也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去做什么,看着红绿灯的闪烁出神。信号灯来来回回变了几次也没迈开脚步,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定在原地,边儿上等着过去过来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偶尔会是被突然的鸣笛声吓了一跳,又或者是被路人碰了肩膀方才如梦初醒般回到现实,揣着兜过了马路又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刚才过去又回来了。用手抹了把脸,紧了紧领口,叶修转身原路返回。
已经没有人需要他去接了。

◆有人借钱不还咋办



◇叶修

不还就算了,
爆装备爆回来吧。


◇周泽楷

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就…算了,
觉得可能是有什么苦衷吧。


◇黄少天

其实不是去要钱来着,
就是关心一下他没还钱是不是最近有啥别的困难,还没说两句呢,
他就把钱给我让我走了。
???


◇张新杰

按着借条上的利息和违约金,
大概能收回了两倍本金。
不过最后还是只要了本金。


◇韩文清

并没有人向韩文清借过钱。


◇张佳乐

也没有什么向张佳乐借钱,
因为他总是丢钱包丢手机。
已经够惨了。


◇林敬言

所以林敬言总是在张佳乐丢钱包后,
给他借钱。
大家都说林大大人真是太好了。


◇孙翔

也总是丢钱包的孙翔就没那么幸运了,
不仅没人借给他钱,
还总有人借钱不还。
怎么办?
就直接问为啥不还钱呗能咋办?




◆手机电量



◇韩文清

不怎么玩手机,
只是接打电话的韩队,
手机掉不了多少电,
是属于每天一充类的,
所有的电量都是同你说话用掉的。


◇周泽楷

作为一个合格的队长,
虽然不能给队员们以言语上的鼓励,
但是小周时时刻刻的关心着每一个队员,
哪怕是拍广告的中途休息时,
也要强势围观队员们的聊天。
所以,并不是网瘾少年的周泽楷,
包里却永远有一个充电宝。


◇张佳乐

真正的网瘾少年,
简单的充电宝是满足不了其需要的,
唯有插座,才能给其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
那训练室外插座前的方寸天地,
总能见到张佳乐的身影。


◇孙翔

有种人,
不到马上关机的最后一秒是绝对不去充电的。
这也谈不上什么坏习惯,
但是在一个移动支付盛行的时代,
你若是不带钱包手机还没电了,
那就要跟孙翔一样在煎饼摊前,
拎着煎饼同摊主大眼瞪小眼了。


◇王杰希

还有种人,
电量掉到了89%就会觉得呼吸困难焦虑不安。
这是为什么呀,
还不是一帮不省心的小崽子们总有事情要处理。


◇黄少天

最烦的是哪种人呢?
就是像实况转播一样的告诉你还有多少电,
你说烦不烦呀,
他其实只是想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告诉你。


◇喻文州

正常人嘛,
就应该过了50%就去充,
要是没地方充电就省着点用。
喻文州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手机没电,
因为他怕你找不到他会担心。


◇张新杰

还有人就比较厉害了,
手机永远可以保持在75%以上,
不管你什么时候去看他的手机都是一样。
手机电量这种事上也这么自律吗?


◇叶修

最厉害的是哪种?
人家就压根没有手机,
你需要关系的是他身边谁的手机有电。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

◆关于黑眼圈



◇叶修

明明一奶同胞,
为什么叶修熬夜就没有黑眼圈?
自己抹着贵妇眼霜也没用?
叶秋就很气。


◇王杰希

黑眼圈是一样大的。
停止你大胆的想法。


◇韩文清

并不敢直视韩队的眼睛,
所以没见过韩队的黑眼圈。


◇周泽楷

小周的黑眼圈都是帅气的!


◇喻文州

你惊讶于每日操心到深夜的喻队没有黑眼圈。
喻文州神秘一笑,
打开了刚才手中转动的笔。
是一支笔妆遮瑕膏。


◇黄少天

蓝雨的早餐每人都有一颗鸡蛋。
黄少天经常向喻文州借鸡蛋敷眼睛,
并奇怪同样熬夜,
队长怎么就没事?


◇张佳乐

自从来了霸图,
多亏了副队的教导,
眠也不失了,
眼圈也没有了,
一口气爬五楼也不喘了,
腰好腿好,身体好!


◇张新杰

黑眼圈是什么,没见过。


◇孙翔

虽然孙翔睡得晚,
可他起得也晚啊!

◆当腿抽筋了



◇叶修

叶修的按摩手法…
怎么宛如点击鼠标?
你要是在心里想着666,
这星期里别想抽烟了!


◇周泽楷

开始逼着你每天喝牛奶,
并且告诉你他小时候也经常腿抽筋,
后来每天一斤奶,
健康强壮中国人,
啊不是,后来他就不抽筋了。
所以喝奶就能长高高吗?


◇王杰希

他帮你抻脚和腿,
每次把你疼得直喊,
还要跟他生气的。
有一次你半夜抽醒了,
他睡梦中还去够你的腿。
你眼泪在眼框里直打转。

MD,疼死了,睡着了还不放过我/bushi


◇韩文清

老韩给你揉腿,
你还要赖他弄疼了你,
借此机会好好刷刷赖皮。
然而,
债总是要还♂回来的。


◇喻文州

没用的,
再苏的男人,
给你抻脚板,
也疼。


◇张新杰

但还是有例外的,
张副不愧是称之为张副的男人。
那娴熟的手法,
大大减轻了疼痛。
当你知道霸图的张佳乐经常抽筋以后,
张副11点钟带着睡帽和枕头,
在书房的沙发上准时睡觉。


◇张佳乐

右腿抽完左腿抽的人,
你还是第一次见。
你帮他按摩的时候,
总会思考,
自己平时叫起来,
也跟他这样吗?
当然,这些都是他说你技术不如张副前的事。


◇黄少天

你一般腿抽筋了都忍者,
不然让黄少天知道了,
黄“妈妈”即将上线。
还会联合你妈妈,他妈妈,
一起给你大补。
补到你想出家。


◇孙翔

他给你讲他长身体的时候,
一抽筋,
体育老师就会让他跪下来踩他的小腿。
你立马觉得自己好了。




…………………………………………
就是,腿抽筋一般会让脚面向上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然后我初中的时候体育老师就是这么治抽筋的,可以说是非常凶残了。
(震惊,呼吸居然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