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不上吸

粗糙的大纲流写手

◆压岁钱



◆叶修

在叶修16岁离家出走之前,
叶秋的压岁钱,
没自己领过。
(叶修:叫哥哥我就给你)


◆韩文清

亲戚们总以为韩文清已经到了不收压岁钱的年纪。
可小韩只有16岁呀!


◆王杰希

只有到过年收压岁钱的时候,
王粑粑才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
身后还有人可以依靠。


◆张新杰

小新杰的小笔记本上,
详细记录了每个亲戚给的每一笔压岁钱的数目。
和妈妈以帮他存起来的名义拿走了多少。


◆周泽楷

如果说收压岁钱的代价,
是回答亲戚的今年多大了今年几年级了明年是不是就考高中了期末考多少分你是不是班里最高的这些问题,
周泽楷选择不要。


◆张佳乐

不管过年的时候怎么被怂恿一起斗地主打麻将,
张佳乐都坚守着自己绝不碰一下的原则。
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上场,
那么,
没有人能比他把压岁钱输得更干净。


◆孙翔

能让傲娇少年低下他骄傲的头的,
只有手里拿着红包的阿姨。


◆喻文州协其副队黄少天以及蓝雨全体成员哭晕在厕所


(最后就是玩梗,广东小朋友请多担待啦!mua!)

过年免不了走亲访友,
老选手们也到了带着孩子四处交换压岁钱的年纪。

孩子岁数正小,
正是皮的年纪。

但是在韩文清家,
只要说一句“那个叔叔会生气”,
再邪恶的小恶魔,再皮的熊孩子,
都会安静如鸡。

(都会像个被大哥凶过的黄少天。)

◆分手以后

半夜突然矫情的产物,可能写得比较隐晦,啊说好的不写段子了呢,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王杰希

电脑屏幕冷白的光映在脸上,没开灯的屋子黑漆漆的,除了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四周安静得只听得到主机的轰鸣声。
烟若有若无的模糊了视线,红色的光影在黑暗中时隐时现。烟灰寻不得落脚的地方,王杰希捏着半截眼挪到了窗前。一开窗户冷冽的空气就侵占了整个房间,王杰希胳膊支在窗户台儿上,有一口每一口的吐着白气,风一个猛劲吹过来,烟草刺鼻的味道就迎面钻进眼里,激得王杰希直想流眼泪。楼下的街道热闹着,霓虹灯的广告牌,聒噪的音箱放着染着金毛的看店小哥最喜欢的悲伤情歌,小卖店家九岁的儿子拉着水果摊七岁的小姑娘挑着冰糖葫芦。王杰希把烟头在窗沿儿上捻灭,带上窗户转身去寻垃圾桶。


张佳乐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21点36分,电视里还在播着体育转播节目,窗帘儿没拉,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张佳乐记不得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揉着眼睛伸长了胳膊附身去够床头灯。低沉的黄色灯光映在酒店暗红色的墙上,张佳乐翻着被子找发圈,想把头发梳起来。
找了一圈后,张佳乐裹上了黑色长款羽绒服带着钱包和空荡荡的肚子下楼觅食。拿了两桶泡面,康师傅葱香排骨和汤达人豚骨拉面,还带上一袋香肠,末了又随便拿了不知名的几袋面包饼干薯片。收银员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小哥,即使是张佳乐现在还用现金,结账到一半又去拿了两瓶饮料也没有不耐烦,热情的同张佳乐搭话,"两个人吃是不是不够呀?"
"啊?嗯,够了。"


孙翔

打开花洒,热水浸湿了头发,片刻后孙翔就被水蒸汽所包裹,水的温度也向空气传导。脖子上银色的细链项链贴黏在皮肤上,这么久来,孙翔已经习惯了戴着它睡觉,戴着它洗澡,一直戴着他。闭着眼在花洒下淋着,任凭水流剥夺走热气蒸腾中稀少的空气,抬起手去摸洗发水,打出白沫子来才闻道浓郁的椰奶和柠檬味儿。胡乱的抓了两把就草草冲干净泡沫,围上了浴巾。拣起刚刚用过的瓶子,出洗手间时扔进了垃圾桶。
项链也顺手被扯了下来。


韩文清

远远的就习惯性的抬头寻望自家的窗户,这个点大多数人家里都已经亮了灯,各色深浅不一的灯火晃得韩文清弄不清哪间才是自己家。灯自然是自己开的,今年的暖气烧的好,一天没开窗的屋子热得刚进屋的燥得慌。换了拖鞋把鞋放到架上,如今只有韩文清的几双皮鞋和运动鞋,显得那个三层的鞋架有些空了。韩文清不觉得饿,便不想自己下厨房做饭了,茶几上还摆了两颗皱巴巴的苹果。韩文清拿起来咬了一口,慢慢无声的咀嚼。苹果放久了,果肉吃起来发面,还唱不出来什么味道,可是韩文清还是继续吃了第二口。
今天很累,韩文清不想自己下厨房做饭。


张新杰

拿着布子仔细的擦着眼镜,张新杰的眼镜布和睡衣的颜色是一样的,都是湖蓝色。不仅如此,寝具也进本上都是深浅不一,材质各异的蓝色系。张新杰很满意自己的床,这是当然,宽大且舒适,柔软适中,能最好的为张新杰提供一个优质的睡眠环境,不论是不是有人在床的另一头坟头蹦迪或者是撒泼打滚不想睡觉。张新杰也说不上多喜欢蓝色,也说不上多讨厌,只是一个人睡后不愿意再换上那些粉色的印着卡通图案的床单枕套。
还是蓝色能让人更加冷静不去胡思乱想。


叶修

有时候就是这样,突然听不到耳旁的车水马龙,也忘记了自己要去哪里去做什么,看着红绿灯的闪烁出神。信号灯来来回回变了几次也没迈开脚步,身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定在原地,边儿上等着过去过来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偶尔会是被突然的鸣笛声吓了一跳,又或者是被路人碰了肩膀方才如梦初醒般回到现实,揣着兜过了马路又发现自己好不容易刚才过去又回来了。用手抹了把脸,紧了紧领口,叶修转身原路返回。
已经没有人需要他去接了。

◆有人借钱不还咋办



◇叶修

不还就算了,
爆装备爆回来吧。


◇周泽楷

不知道怎么开口说,
就…算了,
觉得可能是有什么苦衷吧。


◇黄少天

其实不是去要钱来着,
就是关心一下他没还钱是不是最近有啥别的困难,还没说两句呢,
他就把钱给我让我走了。
???


◇张新杰

按着借条上的利息和违约金,
大概能收回了两倍本金。
不过最后还是只要了本金。


◇韩文清

并没有人向韩文清借过钱。


◇张佳乐

也没有什么向张佳乐借钱,
因为他总是丢钱包丢手机。
已经够惨了。


◇林敬言

所以林敬言总是在张佳乐丢钱包后,
给他借钱。
大家都说林大大人真是太好了。


◇孙翔

也总是丢钱包的孙翔就没那么幸运了,
不仅没人借给他钱,
还总有人借钱不还。
怎么办?
就直接问为啥不还钱呗能咋办?




韩文清◆童年女装照片



韩妈妈的柜子里压着一本相册,平日里儿子在家时是从不拿出来的。

若是有闺密朋友等来家,先是去把门偷偷反锁了,再几人同做贼一般翻箱倒柜找出相册,围坐在沙发前,一页一页翻着,捂着肚子擦着眼泪,笑得前仰后合。

韩爸爸剪着利落的板寸,穿着军装站得笔直,表情严肃极了,像是个愣头青,韩妈妈的眼睛被阳光刺得有些挣不开,两根乌黑的辫子搭在胸前,白衬衫的扣子一个一个的都系得紧,可俩人的手却紧紧的握在一起。

这帮年轻的阿姨们,指着喇叭裤和韩妈妈脸上的两坨高原红笑得花枝乱颤。

韩妈妈不甘示弱的翻出另一张照片,大家都穿着垫着肩的皮夹克,鼻子上架着墨镜,头发是有些爆炸的小细卷,脸上个个是不羁的酷笑,脖上腕上缠着丝巾,脚下还搁着大录音机,身后还有一辆大摩托停着。

韩妈妈和阿姨们年轻时也是酷姐儿,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骑上摩托就敢走天下的主,那个年代就抹着红嘴唇穿着高跟鞋的时髦人。可韩妈妈遇到了韩爸爸,一个被阳光晒得麦色皮肤穿着军绿色常服抓小偷的愣头兵。帮他往被小偷划伤的胳膊上缠纱布的时候,韩妈妈就决定非他不嫁了。

有了娃,疯丫头也变成了温柔妈妈,韩妈妈对韩文清身上倾注了无数的爱,出门怕撞着屋里怕憋着,本以为能是个温润如玉的男孩,可到底随了根儿,长大了跟他爸一个样。

为了不让韩文清随爹,韩妈妈可谓是用了浑身解数。打小就送韩文清去学舞蹈,穿着体操服跟着一帮小蝴蝶一样的女孩儿一起一嗒嗒二嗒嗒,后来第四个女孩被吓哭后老师说这孩子不是个学舞的料说什么也不要了。再去学钢琴,老师说手指挺有力气可就是不按谱子来,弹什么都往快了弹,还是让孩子学点别的吧。

韩妈妈领着背着小书包板着脸的小男孩,走在回家的路上,韩妈妈还在苦苦想着该怎么办,太阳要落了,红光照得满天都是,路上有家照相馆开业第一天,说今天照相免费,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老板推进了屋里。

一个小姑娘穿着粉红色的纱裙,眼皮上抹得亮晶晶的,牵着妈妈的手拿着照片儿,奶声奶气的说着谢谢叔叔叔叔再见。韩妈妈当时眼睛就亮了,说有没有服装道具,就按着丫头的整,好好给我儿子捯饬捯饬。

四岁的韩文清,穿着不仅粉红色,还扎着蝴蝶结的纱裙,眼皮上涂满了蓝色的眼影,没有一丝笑容的嘴巴上抹着鲜红色的口红,开拍前化妆师叫了一声等等,一个箭步又冲了上去,在韩文清眉间用口红嘟了个红点,左看右看后满意的说行了,照吧。照相师眯着一直眼睛对着韩文清说,

小朋友,笑一个。

一抹饱含着不甘,无奈,生气,愤怒,想回家吃饭的笑容定格在了相片上。

韩妈妈小心的又把它藏进了相册的封面夹层里,把衣服盖好。

韩文清回家了以后,觉得今天的阿姨们有点奇怪,都弯着腰揉着肚子,也不像往常一样在家吃饭了,同她们道别也都不看自己。

恩???



…………………………
我就是想写一个老韩小时候被妈妈抓去照那种女装照的段子,怎么嘚嘚了这么多啊!写这么长完全没有段子那种搞笑的感觉了…orz

为什么不在家吃饭,因为怕看见你喷饭啊老韩。


◆旧货市场



◇叶修

你说要买个大一点的架子,
好放奖杯什么的。
叶修挠挠头说,
都不知道扔哪了。


◇韩文清

你神秘兮兮的说你要买那个会报时的钟,
搬回家后,
你一直不停的让老韩抱着钟挪地方,
终于到了整点,
报时的是一个弹出来的拳头,
正正好好打在了老韩脸上。
你乐的倒在沙发上,
后来你就乐♂不出来了。


◇喻文州

夏日炎炎,空调却坏了,
你回来的时候,
就看到喻文州拿着你淘来的羽毛扇,
靠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摇着,
羽毛扇艳丽的颜色,
衬得喻文州的眉眼多了一丝风情万种。


◇黄少天

明明是去逛旧货市场,
天知道黄少天怎么带了只鹦鹉回来。
然后,
噩梦开始。


◇张新杰

有一只古董手表样式非常好看,
你觉得张新杰带起来一定别有感觉,
只可惜它已经不准了,
张新杰却拿过戴上,
笑笑说你喜欢我就戴着,
不准没关系,
(我可是人形闹钟,你以为呢?/bushi)
我从不依靠手表。


◇孙哲平

开了一辆古董汽车回来,
orz,
可恶的有钱人。


◇王杰希

你兴致冲冲的给王杰希看你买的古董花瓶,
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
淡淡的说,
没几个年头,
我家有个清朝的,
你喜欢给你。
你:orz,可恶的有钱人。


◇孙翔

你不明白孙翔在闹什么脾气,
你买的那个胡桃夹子不好看吗?
夹核桃超好用的诶!




………………………………
私心觉得我王应该是那种皇城根下的老北京,
祖上很厉害的那种orz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手机电量



◇韩文清

不怎么玩手机,
只是接打电话的韩队,
手机掉不了多少电,
是属于每天一充类的,
所有的电量都是同你说话用掉的。


◇周泽楷

作为一个合格的队长,
虽然不能给队员们以言语上的鼓励,
但是小周时时刻刻的关心着每一个队员,
哪怕是拍广告的中途休息时,
也要强势围观队员们的聊天。
所以,并不是网瘾少年的周泽楷,
包里却永远有一个充电宝。


◇张佳乐

真正的网瘾少年,
简单的充电宝是满足不了其需要的,
唯有插座,才能给其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
那训练室外插座前的方寸天地,
总能见到张佳乐的身影。


◇孙翔

有种人,
不到马上关机的最后一秒是绝对不去充电的。
这也谈不上什么坏习惯,
但是在一个移动支付盛行的时代,
你若是不带钱包手机还没电了,
那就要跟孙翔一样在煎饼摊前,
拎着煎饼同摊主大眼瞪小眼了。


◇王杰希

还有种人,
电量掉到了89%就会觉得呼吸困难焦虑不安。
这是为什么呀,
还不是一帮不省心的小崽子们总有事情要处理。


◇黄少天

最烦的是哪种人呢?
就是像实况转播一样的告诉你还有多少电,
你说烦不烦呀,
他其实只是想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告诉你。


◇喻文州

正常人嘛,
就应该过了50%就去充,
要是没地方充电就省着点用。
喻文州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手机没电,
因为他怕你找不到他会担心。


◇张新杰

还有人就比较厉害了,
手机永远可以保持在75%以上,
不管你什么时候去看他的手机都是一样。
手机电量这种事上也这么自律吗?


◇叶修

最厉害的是哪种?
人家就压根没有手机,
你需要关系的是他身边谁的手机有电。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

◆关于黑眼圈



◇叶修

明明一奶同胞,
为什么叶修熬夜就没有黑眼圈?
自己抹着贵妇眼霜也没用?
叶秋就很气。


◇王杰希

黑眼圈是一样大的。
停止你大胆的想法。


◇韩文清

并不敢直视韩队的眼睛,
所以没见过韩队的黑眼圈。


◇周泽楷

小周的黑眼圈都是帅气的!


◇喻文州

你惊讶于每日操心到深夜的喻队没有黑眼圈。
喻文州神秘一笑,
打开了刚才手中转动的笔。
是一支笔妆遮瑕膏。


◇黄少天

蓝雨的早餐每人都有一颗鸡蛋。
黄少天经常向喻文州借鸡蛋敷眼睛,
并奇怪同样熬夜,
队长怎么就没事?


◇张佳乐

自从来了霸图,
多亏了副队的教导,
眠也不失了,
眼圈也没有了,
一口气爬五楼也不喘了,
腰好腿好,身体好!


◇张新杰

黑眼圈是什么,没见过。


◇孙翔

虽然孙翔睡得晚,
可他起得也晚啊!